TXT圖書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_分節閱讀_第105節
小說作者:火紅森林   內容大小:2007.87 KB   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7-01-30 09:39:07   加入書簽
了嗓子眼,然而應聲倒下的并非那女人,而是周甚平。

    “唔啊!!”周甚平痛苦地捂著被子彈打穿的手掌,粘稠又渾濁的血液從他手中的傷口緩緩流出,混著腐爛的皮膚,活像一只被打爛的番茄。

    “呵,還想故伎重施?門都沒有!”女人冷笑著,舉著槍朝葉喻兩人款款走來。“你認為我還會像當初在地下室那次一樣,被你突襲成功嗎?!”

    女人越走越近,在微弱燈光的映照下,葉喻終于看清了對方的樣貌。

    那是一張“標準化”的美人臉,而所謂的“標準化”,便是那種通俗意義上所說的“網絡紅人”的標準,雖然漂亮,卻毫無辨識度,在網絡美女圖中一撈一大把的那種,顯然面前這個女人的臉,也和那些“網絡紅人”一樣是某些產業的流水線作品之一。

    “嗨呀,連你也在呢。”女人終于注意到了周甚平身后的葉喻,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人驚喜的東西。“呵呵呵,本來我都想放過你的,這下竟然自己撞在槍口上,只能怪你運氣不好~”

    “你……你認識我??”葉喻一愣,雖然他對眼前的這張臉毫無印象,但這女人說話的語氣……總覺得有些似曾相識?

    “你到底是什么人!!?”周甚平抬起頭,對著那女人怒目圓睜。

    “哼哼~我是什么人你沒必要知道,你只要告訴我,‘那只鐲子’到底在什么地方?”女人將視線重新移到了周甚平身上。“那個地方只有你最清楚,再怎么說,那可是你在八年前親自藏的。不是嗎?周—甚—平!”

    “果然……你也是沖著老子的寶物來的!”周甚平掙扎著從地上爬起,咬著牙說道。“還有,你怎么會知道老子的身份,還找到了那間地下室?!”

    “哈哈哈~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從你自以為是地搞那些‘小動作’起,就已經把自己暴露無遺!我到還要感謝你肯現身自投羅網呢~”女人得意地笑道。“不過也托你的福,讓我終于知道了當年肖瑩瑩偷出來的那把‘龍須匙’如今到底在誰手里~畢竟會玩竊聽這一套的,可不只你一個~”

    “你竟然知道當年那賤人做的事……難道說八年前教唆她從老子這偷走‘龍須匙’的人,就是你!?”周甚平突然想到了什么。沖著面前的女人失控地大吼。

    “Bingo~”

    女人輕描淡寫地做了一個肯定手勢。“那枚鐲子原本在當年就應該是我的囊中之物,誰知道后來不但肖瑩瑩帶著鑰匙突然人間蒸發,連你也不知所蹤,就這么拖拖拉拉一直到現在……不過既然已經找到了你,那這場貓捉老鼠游戲也總算是結束了。”

    “呸!你以為老子會告訴你東西在哪?做夢吧!”周甚平轉頭啐了一口唾沫,低聲冷笑著。“有種就把老子一槍打死,逼老子開口這種事,想也別想!”

    “哈哈哈哈~讓你開口?何必那么麻煩。”女人像是聽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時笑得花枝亂顫。“我知道你軟硬不吃。就算把你百般折磨也無濟于事,不過你可別忘了,這個世上可是存在著一種能直接讀取人腦記憶的神奇石頭呢~”

    “你有血鑰石……!”

    “你有血鑰石!?”

    幾乎是同時,葉喻和周甚平異口同聲地喊道。

    “哎呀~那么激動干什么?”女人故作驚訝地笑了笑。轉而看向葉喻。“說起來,你不也見過那枚戒指嗎?”。

    “『血鑰之戒』!?你是‘噬’的人!?”葉喻瞪大了雙眼,一段痛苦的回憶頓時涌上腦海,他瞬間聯想起自己當初被那位“巖博士”囚禁折磨時。曾在身邊出現的那個女人的聲音。雖然記不太清細節,但這種說話方式,這種嬌媚的語態。與當時那個女人及其相似!

    “呵呵,當初在地下堡壘里面讓你給逃了之后,巖博士可是傷心了很久呢~”女人玩味地看著葉喻那張越來越蒼白的臉,似乎也沒有要隱瞞的意思。“不過還好,我們已經從你身上拿到了不少有價值的東西,畢竟你的每一滴血,每一塊肉可都是寶貝呢~你說是嗎?萬中無一的……『驅逐者』!

    “果……果然你就是當時的那個……!!”

    葉喻的身體顫抖著,驚訝、憤怒與憎恨一股腦地涌了上來,大腦頓時一片混亂。而此時被驚愕席卷的不僅僅是葉喻,連一旁的周甚平也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驅逐者』?你小子是『驅逐者』!?”周甚平愕然地看向葉喻,卻沒有得到后者的任何回應,因此此時的葉喻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面前那名擁有人偶般標準臉龐的女子身上。

    “你們后來,把小花……把我的那名同伴怎么樣了!!”葉喻上前兩步,咬牙切齒地盯著那女人。

    “同伴?我怎么知道,大概是死了吧。”女人無所謂地輕哼了一聲,用看螻蟻般的目光輕蔑地掃向葉喻。“不過你放心,反正你也會步他后塵,到時候在地獄里你們自然會相見~”

    女人說著,將槍口移向了葉喻的腦袋。

    “你打算殺掉我……?”葉喻站定住腳步。

    “呵呵,你覺得你知道了那么多事之后我還會留你嗎~”女人得意地勾起嘴角。

    “哦?這次不打算再抓我去做實驗了?”葉喻一邊拼命按奈下心中同歸于盡的沖動,一邊繼續冷靜地與之周旋著,因為他知道此時此刻只有保持清晰的頭腦,才有可能抓住一線生機。

    冷靜……冷靜下來!絕對不能就這樣交代在這里!

    葉喻冷冷地注視著面前的女子,心中飛速搜尋的對策,而就在此時他的眼角余光瞥到了自己邊上的一堆東西,那似乎是自己先前替周甚平扛過來的藥品和醫療器具。

    我記得……這堆東西的旁邊就是……

    “你難道還想再去巖博士手里當實驗品?”女人瞇起眼睛,不無嘲諷地說道。“姐姐我好心提醒你,與其被抓去,還不如死在這里痛快點,至少能留個全尸。”

    葉喻想起自己當初在地下堡壘中所經歷的那一幕幕,脊背不由陣陣發涼。確如那女人所言,當初那一刀刀凌遲之苦簡直讓他生不如死,如果要讓他再經歷那種人間地獄的話,還不如在這里被一槍干掉來得痛快。

    不過他并不打算就這么等死。

    “話是這么說,你們不會覺得可惜嗎?畢竟我可是‘萬中無一’的『稀有體質』啊。”葉喻繼續敷衍著,同時不動聲色地往那堆藥品器具挪了挪。

    “而且雖然巖博士可能會覺得可惜,但對我來說,『驅逐者』的存在終究是顆‘定時炸彈’,既然在這里讓我碰上了,那還是早點處理掉的好。順帶一說……”女人突然頓了頓,臉上瞬間籠罩上了一絲兇狠。

    “砰——!”

    一粒飛彈頓時炸響在葉喻手邊的藥品堆之中,驚出葉喻一身冷汗。

    “你小子在想什么姐姐我可是一清二楚~從剛才你就在打那堆東西的主意,在我面前耍花樣,你還嫩著呢!”女人大笑著,像是十分享受這種玩弄獵物的感覺。然而下一刻,她似乎猛地意識到了什么,連忙調轉槍口,朝另一邊開槍打去!

    “嘭!!”

    子彈擦著周甚平的頭皮打在了地上,將原本掉落在地的那把屬于周甚平的手槍再次擊飛了出去,而就在女人無暇他顧的那一刻,葉喻瞬間抓住機會,直接越過了那堆被女人打爛的藥品,一把將雙手探入了藥品堆旁邊的福爾馬林池之中,撈起了某樣東西。

    “周甚平,看來果然還得先收拾你!”女人面露狠色,正準備再次朝周甚平開槍,忽然,她敏銳地感到有一只圓滾滾的東西向自己頭頂上方飛了過來,條件反射下她舉起手槍便朝那東西扣動了扳機。

    那恐怕是她今生最后悔的一槍。

    “啪啦——!”

    隨著一記異樣的脆響,一灘灘或紅或白的黏糊物質如天女散花般簇簇而下,正正好好淋了那女人一頭一臉,而那女人在看清掉落在地的殘骸后的那一刻,她的整張臉頓時扭曲到了極致。

    “呀啊啊啊啊!!惡心……!!惡心死了!!!啊啊啊!!!”女人尖叫著,發了瘋似的拼命抹著散落在自己臉上的尸體腦漿,簡直像要把自己的臉皮給撕扯下來似的。

    而趁著女人發狂的空隙,周甚平頓時眼中精光一閃,他沒有放過如此絕佳的機會,隨即俯身一滾,將那把被打飛的手槍重新握在了手里,抬手朝著女人便是一槍。

    女人回過神,立即俯身一躲,而周甚平趁此時機又補了兩槍。

    “跟我走!”周甚平大吼著,隨即與葉喻一起沖出鐵門,逃離了地下實驗室。

    “殺……

    殺……

    殺了你……殺了你們!!!”

    女人低語著,緩緩抬起了頭。

    原本標致的美人臉已經不見了,在那殘留著腦漿汁液的長發籠罩下,只見女人的五官以一種極不自然地樣態扭曲著,一道長長的傷痕劃開女人的臉頰,鮮血順著雪白的皮膚慢慢流了下來,這讓她看上去活像一只即將揭開畫皮的女鬼。

    “我的臉……你們竟然把我的臉……!!”女人摸著臉上的傷口,面目越來越猙獰。

    “我袁玲在此對天發誓,定要把你們……碎尸萬段!!”

 第一百四十一章:異類

    狹窄的地下樓梯間中,兩道匆忙的身影正一前一后,奪路而逃。

    周甚平的身體原本就是滿目瘡痍,再加上受了傷,行動顯然要慢上了了許多,漸漸地,他與葉喻之間的距離開始越拉越遠。

    “慢著!你小子難道想趁機開溜嗎?!”周甚平似乎察覺到了什么,急忙大吼著,卻見葉喻的速度絲毫不減,對自己的話完全充耳不聞。

    “好你個小兔崽子,給老子站住!再動就開槍了!”周甚平怒罵著,抬手朝葉喻舉起了槍。

    葉喻終于站定住了腳步,轉過身,沉默地看向那個面目兇狠的男子。

    還是被識破了……葉喻心中暗暗嘆了口氣。

    確如周甚平所言,葉喻是想趁此機會逃脫這個男人的掌控,但此時在如此狹小的樓梯間內,徒手對抗手槍顯然不是明智之舉。

    “把上面那門推開,去B1樓停車場!快,別磨蹭!”周甚平端著槍,對身前的葉喻大聲命令道。

    葉喻抬起頭,果然在樓梯口發現了一扇標志著“B1”標識的鐵門,在猶豫了一瞬后,他決定暫時還是先順從周甚平的指示,后續再找機會逃跑。

    “哐啷——”

    鐵門開啟的聲音頓時回蕩在空曠的空間中,葉喻被槍抵著腰間,亦步亦趨地隨著周甚平走入了地下停車場。

    這是間設施老舊的復式停車場,一眼望去,一個人都沒有。整個停車場的面積雖然并不大,但結構復雜,倒是個適合躲藏的好地方。

    “去那邊!”周甚平伸手將葉喻推搡了一把,示意葉喻順著自己的指示方向前進。

    葉喻看了眼周甚平所指的方向,不知對方拖著自己一個累贅逃跑究竟有何用意。但此刻他也沒法猶豫,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老子勸你別老想著逃跑。這可是為你好。”周甚平瞇起眼睛盯著葉喻的后背,言語中透出森森寒意。“和老子在一起至少還有把槍護著,要是你自己跑了,碰上那女的,你就直接掛了!”

    葉喻聽出周甚平并沒有要自己的命的意思,心中稍稍一松,但依然沒有說話。

    在周甚平的指揮下,兩人走走停停,在這間錯綜復雜的停車場車輛中來回穿梭,不知是在找尋。又或者是在躲避著什么。

    “你……真的是『驅逐者』?”

    沉默許久之后,周甚平再次開了口。

    “我要是說‘不是’,你會信嗎?”。葉喻并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把問題拋了回去。

    “哼,是或不是,等老子拿回『血鑰之鐲』后一試便知。”周甚平冷哼一聲。“老子以前可是聽說過的,血鑰石雖然有著讀取他人記憶的神奇力量,但只有對一類人完全無效,那就是『驅逐者』。只是『驅逐者』的數量比熊貓還少得多,想不到啊……竟然能讓老子在這里給碰上!”

    “看來你對血鑰石了解還挺多的,那你知不知道頻繁使用血鑰石可是會有副作用的?”葉喻不禁想起了他的第一個老板陳嚴的下場。

    “呵呵呵,老子當然清楚。看當年那幾個亂用血鑰石的垃圾們的結局就知道了。”周甚平不屑地冷笑著。

    “但你知道為什么老子即便也用過血鑰石,還活得好好的嗎?就因為老子比他們克制!這東西只要不是短時間內連續使用就沒事,只不過多少會消減點壽命罷了……”

    “那到幸虧血鑰石不在你手上,不然恐怕你還活不到現在。”葉喻反唇相譏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06頁 當前第105
目錄   上一頁   ←   105/206   →   下一頁   加入書簽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c蛋蛋28预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