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圖書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_分節閱讀_第107節
小說作者:火紅森林   內容大小:2007.87 KB   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7-01-30 09:39:07   加入書簽

    “保老子?就憑你?呵呵……只怕不夠格吧?”周甚平面露嘲諷地說道。

    “你沒有資格和我談條件。”樓玥的表情依舊波瀾不驚。“還有,你要是敢傷他一個汗毛,我有的是辦法讓你生不如死。”

    “哈哈哈……老子本來就天天生不如死,還怕你威脅?”周甚平臉色猙獰。“而且你們來找老子的目的,無非就是『血鑰之鐲』罷了不是嗎!”

    “不管是什么目的,你現在都逃不掉了,以你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沒有勝算,別再垂死掙扎了!”穆姐正色道。

    “周甚平,你……自首吧。”葉喻站著沒動,他感到抵著自己脖子的槍口正微微顫抖著,顯然身后的那個男人已經支撐不了多久。

    “……老子……老子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讓他們知道『血鑰之鐲』的下落的,任何一方都不!但是對于你……呵呵呵……”周甚平在葉喻耳邊輕語著,滿是不懷好意。“我記得作為『驅逐者』,你是無法被血鑰石讀取記憶的,沒錯吧?”

    “你……你要干什么?”葉喻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而在這時卻聽周甚平使出最后的氣力,對著眾人高聲吼道。

    “我可以說出『血鑰之鐲』的下落!但是……”周甚平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但是我只告訴他一個人!”

    話音剛落,周甚平迅速貼近葉喻,在其耳邊低聲說了些什么。

    “呵呵,聽清楚了嗎?”。周甚平再次抬起頭,瞥了眼藏在圍墻頂部那個暗中偷窺的女人身影,無聲地笑了。

    “你……你說什……”葉喻驚訝地回過頭,卻聽周甚平再次對自己開了口。

    “最后再告訴你,那個女人,在你右后的圍墻頂上。”

    葉喻一驚,還沒來得及做什么反應,突然,他覺得自己的脖子一松,抵著自己的槍口頓時移了開來,而就在下一秒,周甚平猛地調轉槍口,將槍口含入了自己的口中。

    眾人瞬間意識到了什么,然而一切還是晚了。

    “砰——!”

    一記悶響后,周甚平仰面朝天,倒在了血泊之中。

 第一百四十三章:無解之謎

    “周甚平?周甚平!?你醒醒啊!”

    葉喻看著副駕駛座上那個雙目緊閉,倒在座椅上的男人,不由大驚失色,焦急大喊。

    “我還有很多事沒問你呢!你可千萬別死啊!!”

    “給老子……閉嘴……!”周甚平眉間微微動了動,終于睜開眼睛,喃喃地罵了一句。“……死你個頭!快開車……”

    葉喻一見周甚平還有罵人的力氣,心中稍稍松了口氣,但仍舊不敢懈怠,畢竟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下一顆子彈會飛過來要了誰的命。

    “你再忍一下,我們快出去了!”葉喻沿著車庫出口道路盤旋而上,心中火急火燎,在這種至關緊要的危急關頭他也沒空瞻前顧后,油門一踩便朝那唯一的出口沖去。

    遠處漸漸跳出一絲白色光線,出口已然近在眼前,然而就在葉喻即將以為勝利在望的那一瞬,異變再起。

    “嘭——!”

    隨著一聲子彈的爆響,吉普車猛然一震,瞬間失去控制。

    “不好!車胎爆了!!”葉喻臉色一變,下意識地想踩剎車,但雪上加霜的是,此時的吉普車連剎車似乎已經完全失靈了。

    我靠!別這樣啊!!

    葉喻無用地踩著已經報廢的剎車,心中涌起一股絕望,然而所幸殘存的理智并沒有讓他做出急打方向盤之類的蠢事,因為他清楚如果自己這么做必然導致翻車,那無疑是自尋死路。

    急速之下,吉普車如一只脫韁的野馬,朝左右的墻壁來回碰撞著,而與此同時周甚平的臉色也變得愈發蒼白。

    “再這樣下去不行……就算出去了也不知道會撞上什么!”葉喻看著越來越近的車庫出口,腦袋里卻意外地冷靜了下來,他咬了咬牙關,準備拼死一搏。

    “你抓好了!!”葉喻朝周甚平嘶吼著。隨即雙手緊緊控制著方向盤,操控吉普車一下子蹭上了左側墻壁。

    “滋拉——”

    刺耳的摩擦聲頓時回蕩在車庫通道中,只見吉普車左側車身與水泥墻只見瞬間竄起了一連串火花,而車速也在這摩擦中漸漸趨緩,只是這救命的“減速帶”隨著出口的臨近已所剩無幾……

    十秒過后,一輛側邊冒著煙的殘破吉普車一下子沖破了車庫圍欄,在七扭八歪之后,一頭栽進了不遠處的綠化帶之中。

    “唔……咳咳!!”葉喻把頭從安全氣囊里抬了起來,甩了甩頭,伸手抹了把額頭的血。

    車……停了?

    葉喻的腦子有了一瞬空白。但他隨即就想起了某些重要的事,連忙轉頭看向周甚平,卻發現身邊倒著的,完全是一個“血人”。

    周甚平的軍大衣已經幾乎被染成了血紅一片,接連的撞擊不但加重了他的傷勢,更讓他本已殘破不堪的身體遭受了重創。

    “你……你沒事吧!?”葉喻慌忙解開安全帶,湊過身探去。

    “扶老子……出去……”周甚平聲音微弱,蒼白如紙的臉漸漸變得像籠罩著一層死氣般的黑沉。

    “你……你的身體……”葉喻看著周甚平的樣子,一時不敢輕舉妄動。他能想象周甚平那緊裹的軍大衣下是何種慘狀。

    “少……廢話……”周甚平不耐煩地罵了一句,掙扎地打開車鎖,像是要強行下車,葉喻見狀只好趕緊扶著他下了車。兩人一瘸一拐地躲進了醫學院大院內的一條隱蔽小巷之中。

    大院內意外地一個人都沒有,小巷內也是空空蕩蕩。陰沉的天空映襯著周圍死氣沉沉的景象,似乎一場暴雨即將再次來臨。

    葉喻架著周甚平,在石墻的陰影下小心翼翼地走著。

    手中傳來黏糊而又溫熱的觸感。葉喻知道那是周甚平那軍大衣中所滲出的鮮血,一滴一滴,滴落在腳下。在兩人身后拖出一串長長的血路。

    “那個女人很可能會追來,我們從這個醫學院出去,到人多的地方,她就不敢出手了!”葉喻看著周甚平的樣子,心急如焚,他可不希望周甚平在這里掛掉。“出去后我就去叫救護車送你去醫院,被警察抓總比喪命好!”

    “……要是落在政府手里……我還不如去死……”周甚平恨恨地說著,臉色難看得可怕。

    “你腦子是不是不清楚啊?!你命都快沒了!而且在政府的保護下你還能逃脫‘噬’的追殺啊!”葉喻怒斥道。

    “哼……你小子真的太幼稚了……”周甚平看了一眼葉喻,輕輕哼了一聲。

    “不論是政府也好,‘噬’也罷,他們從老子這想要知道的也只有『血鑰之鐲』的下落……利用完之后老子就沒有價值了……后面的下場可想而知!而這兩方手上都有血鑰石,就像那女人說的,我就算嘴再硬,也是抵御不了血鑰石的力量……”

    “‘噬’的話姑且不論,但政府……特別事務調查局他們不會用‘噬’那種歹毒手段的……”

    “所以老子才說你幼稚!”周甚平的眼神突然變得有些犀利。“當年道上斗爭那么厲害……死了那么多人……政府卻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坐山觀虎斗……最后卻都是政府漁翁得利!你覺得政府那幫人沒有暗地里做過小動作?”

    “這……!”葉喻剛開口想說些什么,卻發現無從辯駁。

    “呵呵呵……所謂****白道,在利益面前全都是不擇手段的主!實話告訴你……政府內部某些人做的傷天害理的事你是完全無法想象的!我周甚平手上雖然也沾過血……但比起他們的所作所為,根本不算什么!”周甚平說著,突然停下了腳步,看似無意地抬起了頭。

    “別停下來啊……要是那女人再次追上來怎么辦?”葉喻焦急地回頭看了看巷口,不知道周甚平這樣做演的是哪出。

    “……放下老子……趕快滾吧!”周甚平忽然推開了葉喻,捂著胸口,喘著氣靠在了小巷圍墻上。

    “開什么玩笑!這時候拋下你不是相當于讓你去死嗎?”。葉喻急了。“我不可能見死不救,更不能讓你落到‘噬’的手里!再說了……那座古墓的事,我還有問題要問你……”

    “媽的廢話那么多……走不走!?”周甚平不耐煩地掏出了手槍,忽然,他的動作猛地一頓。

    周甚平瞇起眼,抬頭看著葉喻,像是猛地意識了什么似的,眼中頓時掠過一抹兇光。

    “老子……可是給過你機會的啊……!”

    說時遲那時快,周甚平突然猛撲向反應不及的葉喻,將槍架上了葉喻的脖子,而幾乎在同一時刻,小巷四周忽然被一大群荷槍實彈的特警團團圍住。

    “周甚平!你跑不了了!!”

    隨著一聲威嚴的呵斥,一個身材高挑的美麗女性從特警包圍圈中緩緩走出,同時走出的,還有一位身著黑色制服,白凈清秀的男青年。

    “樓局長!?穆姐!”看著不遠處那兩道熟悉的身影,葉喻瞪大了眼睛。

    “哼,竟然被你們追到了這里……”周甚平冷笑道。

    “你以為先前那些槍聲會沒有人察覺嗎?”。樓玥平靜地看著周甚平,視線甚至都沒有在葉喻身上停留。“把人放了,我可以保你一命。”

    “保老子?就憑你?呵呵……只怕不夠格吧?”周甚平面露嘲諷地說道。

    “你沒有資格和我談條件。”樓玥的表情依舊波瀾不驚。“還有,你要是敢傷他一個汗毛,我有的是辦法讓你生不如死。”

    “哈哈哈……老子本來就天天生不如死,還怕你威脅?”周甚平臉色猙獰。“而且你們來找老子的目的,無非就是『血鑰之鐲』罷了不是嗎!”

    “不管是什么目的,你現在都逃不掉了,以你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沒有勝算,別再垂死掙扎了!”穆姐正色道。

    “周甚平,你……自首吧。”葉喻站著沒動,他感到抵著自己脖子的槍口正微微顫抖著,顯然身后的那個男人已經支撐不了多久。

    “……老子……老子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讓他們知道『血鑰之鐲』的下落的,任何一方都不!但是對于你……呵呵呵……”周甚平在葉喻耳邊輕語著,滿是不懷好意。“我記得作為『驅逐者』,你是無法被血鑰石讀取記憶的,沒錯吧?”

    “你……你要干什么?”葉喻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而在這時卻聽周甚平使出最后的氣力,對著眾人高聲吼道。

    “我可以說出『血鑰之鐲』的下落!但是……”周甚平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但是我只告訴他一個人!”

    話音剛落,周甚平迅速貼近葉喻,在其耳邊低聲說了些什么。

    “呵呵,聽清楚了嗎?”。周甚平再次抬起頭,瞥了眼藏在圍墻頂部那個暗中偷窺的女人身影,無聲地笑了。

    “你……你說什……”葉喻驚訝地回過頭,卻聽周甚平再次對自己開了口。

    “最后再告訴你,那個女人,在你右后的圍墻頂上。”

    葉喻一驚,還沒來得及做什么反應,突然,他覺得自己的脖子一松,抵著自己的槍口頓時移了開來,而就在下一秒,周甚平猛地調轉槍口,將槍口含入了自己的口中。

    眾人瞬間意識到了什么,然而一切還是晚了。

    “砰——!”

    一記悶響后,周甚平仰面朝天,倒在了血泊之中。

 第一百四十四章:記憶的證明

    “動不了你?你都被抓了現行,哪來的自信?”

    穆姐淡淡說著,臉上看不出什么情緒。

    “現行?呵呵,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殺人了?就憑我披了張人皮面具?”袁玲譏諷道。“你們現在手上,根本就沒有我所謂行兇的實質證據!”

    “要證據的話,你在周甚平先前藏身的那所地下室中所留下的血液就是證據。還有你如果不是做賊心虛,為什么看到我們要跑?還試圖開槍襲擊我們,這不是被抓現行是什么!?”穆姐正色道。

    “哈哈哈~現場的血液只能證明我當時在現場,并不能證明我襲擊了周甚平。”袁玲看著穆姐,嘴角輕揚。“至于所謂的逃跑,那是因為不想被外人看到我這副狼狽的樣子,但你們卻莫名圍攻了我,剛才出于自保我才進行了回擊,這完全屬于正當防衛!”

    “到了這種時候還在狡辯,你先前也已經承認了我們先前的推測……”

    “我只承認了我裝扮陳捷這件事,其他行兇什么的,我可不知道。”袁玲徑直打斷了穆姐的話。“再說了,你們如此厚顏無恥地偷窺我,本來就是你們犯法在先,我發現后找了個替身逃離你們的監視有什么問題?怎么,反倒還怪起我沒給你們偷窺的機會嗎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06頁 當前第107
目錄   上一頁   ←   107/206   →   下一頁   加入書簽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c蛋蛋28预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