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圖書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_分節閱讀_第12節
小說作者:火紅森林   內容大小:2007.87 KB   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7-01-30 09:39:07   加入書簽
問候,阿修慢慢摘下耳機看向對方,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算是回應過了,隨后又戴上耳機繼續沉浸在計算機世界中。

    葉喻也不在意,他早聽說這位天才少年比較怕生,剛才能有回應已經不錯了。

    “你要是有什么網絡上需要幫忙的事情可以找阿修,他雖然不愛說話,但其實人很好的。”小顏笑道。

    “那現在需要我做些什么事呢?“葉喻問道。雖然只是臨時掛一個名號,但葉喻卻并不希望自己只是混日子當個廢物,這是他的一貫原則。

    “今天第一天上班,就做點簡單的資料整理工作吧。”說著,小顏輕點了辦公桌上的某個位置,一個虛擬屏隨即展現在葉喻面前,隨后小顏又點開了一個件夾。“資料都在這個件夾里,如果有什么問題可以來問我。“

    葉喻點了點頭。小顏又交代了幾句后,便轉身離開了。

    將視線移回件夾,葉喻望著眼前密密麻麻的電子資料,深吸了一口氣。

    好吧,開工。葉喻想著,便動手打開了第一個檔。

    -----------------

    “找到了,那個號碼對應的公用電話亭。”阿琪走進辦公室,對正在研究案卷的穆姐說道,“5月2日15點15分前后該電話亭附近區域的錄像也拿到了。”

    “很好。”穆姐贊賞地點了點頭。“投出來。”

    阿琪從便攜設備中調出一塊虛擬屏,將一段錄像投影了出來,在穆姐身邊的兩位調查官也圍了上來仔細觀看。

    只見畫面上呈現出一個狹長的小巷子,看上去像是兩幢樓中間的空隙。一個紅色封閉式電話亭佇立在巷子中段,緊靠著右側的大樓,從天色看得出處于下午時分,巷子里幾乎沒有人。鏡頭正對著巷子口,視線似乎不高。

    “這個電話亭位于本市西郊的兩幢廢棄大樓中間,附近都是工地,本來沒有任何攝像頭可以拍到,但幸運的是,當天正好有輛小汽車停在巷口,車上的行車記錄儀將當時的情況完整錄了下來。”阿琪在一旁解釋著,“這也是嫌疑人沒有想到的狀況吧。”

    穆姐微微皺眉,沒有說話,而是繼續全神貫注地盯著畫面。

    錄像繼續播放著,15點13分左右,一名穿著深色風衣的男子突然從巷子口閃現,只見此人頭戴鴨舌帽,帽檐壓得很低,整張臉幾乎全部埋在風衣衣領里面,看不清具體容貌。

    男子直奔電話亭,拉開門便鉆了進去。三分鐘后,男子走出電話亭,低著頭毫不停留地按原路離開了。

    “從時間上來看,與李麗的通話記錄相吻合。因此我們推定正是這個人給李麗打了電話。”阿琪看向穆姐,“根據李麗的口供,給他打電話的就是金彪。”

    “看這個人的衣著,與陳嚴偷拍的那張照片背景中的隱藏人物幾乎一模一樣!”旁邊一位青年調查官興奮地說道,“這樣看來,陳嚴案的兇手就是金彪!血鑰石應該就在他手上。”

    “沒錯。金彪有黑社會前科,同時也在敲詐陳嚴,從邏輯上來說,陳嚴躲著他是合理的,這也解釋了陳嚴當初的奇怪舉動。”穆姐身邊另一位年輕女性調查官附和道,“金彪與陳嚴因為那枚血鑰石戒指產生過糾紛,殺人動機也成立。”

    穆姐看著錄像畫面,雙手抱肘,食指輕輕在手臂上點著,似乎在思考什么。

    “在沒有確切證據前先不要下定論。”穆姐開口道,“當務之急是盡快找到金彪。”

    話音剛落,辦公室響起了敲門聲,進來了一位調查官。“穆姐,剛剛得到的消息,找到金彪的車了。”

    “哪里找到的?”穆姐走上前。

    “在水庫里。”調查官停頓了下,“同時找到的,還有金彪的尸體。”

    ----------

    作者的話:

    趕稿~繼續趕稿~作為一個強迫癥患者手上存稿不足10章足以讓我產生焦慮。這兩天小小爆了一下靈感,如果順利的話,明后天應該能補足了~

 第十七章:誤導視線

    辦公室的氣氛頓時一滯。

    “說說具體情況。”穆姐神情凝重。

    那位調查官點點頭。“金彪的車是在6號早上,也就是今天上午八點左右發現的。發現地點在近郊唯一的那座大型水庫,連人帶車栽在里面。今天凌晨一點左右,有附近居民聽到水庫那邊傳來撞擊聲,到早上便發現水庫防護圍墻被撞破,車轍延伸至水庫內,于是報警。警方打撈后發現金彪的車與尸體。”

    “那事發周圍有沒有目擊者?”

    “沒有,但我們找到了附近公路的監控錄像。從錄像看,車在今天凌晨零點四十分左右出現在水庫附近500米左右的公路口,結合附近居民的證詞,推測出事時間應該就在此之后。法醫初步鑒定金彪的死亡時間也在此范圍內。”

    “金彪的死因呢?”

    “初步判斷是溺水,身上并沒有致命外傷,警方正在往意外事故的方向調查,但具體還要等尸檢報告出來再看。”

    “意外事故……”穆姐輕輕托著下巴,“監控有沒有拍到車內駕駛者的臉?是否能確定當時在車上的是金彪本人?”

    “拍到了。”調查官說著從手機里調出一段錄像,“錄像正好拍到駕駛者的正臉,確認是金彪無誤。另外,我們還從金彪的車后備箱里發現了一個包裹,里面有一件深棕色風衣與一頂黑色鴨舌帽。”

    “深棕色風衣與鴨舌帽?“阿琪看向穆姐,”難道……”

    穆姐輕輕皺起眉頭,“檢查過死者的隨身物品嗎?現場打撈出的東西里,有沒有……那枚戒指?”

    “我們已經檢查過了,死者隨身帶著一個包,里面有大把現金,似乎想逃往外省。打撈出的其他物品中,也沒有任何血鑰石的影子。”調查官語氣帶著懊惱,“由于當時打撈時水庫有過泄洪放水,現場被破壞得非常厲害,很多線索都被水流沖走了,我們的人也下水仔細找過,沒有找到那枚戒指,如果東西順著河流掉到了下游,找起來就麻煩了。”

    穆姐沉思片刻,隨即果斷下達指示:“阿琪,陪我去現場。其余人留在這里待命,有任何消息隨時通報。”說完便披上外套,與阿琪迅速趕往現場。

    ---------------

    出事現場的水庫位于本市北郊,周邊除了幾個零星的幾個廢棄工廠外,便是大片農田。附近雖然也有居民區,但人煙較少,再加上當時正值深夜,因此警方在尋找現場目擊證人方面毫無建樹。

    穆姐與阿琪驅車到達事發地點時已經是上午九點,現場附近已經被警方封鎖。出示了相關證件后,一位負責現場的警官便陪同兩人進入了現場。

    “根據車轍顯示的信息推測,車是從公路突然拐進水庫附近的農田,似乎是想繞道。但中途車突然失控,一頭栽進了水庫。”警官對穆姐兩人解釋著情況,“至于繞道原因,我們推測是為了避開前方的跨省關卡。由于目前金彪正在被警方通緝,正常渠道過關勢必會被發現,因此想要繞道逃往外省,但沒想到出了事。“

    穆姐一邊聽著,一邊細細觀察著現場。

    只見車轍從某段水泥公路邊緣突然出現,從農田一路延伸至水庫附近的水泥地,沖破防護圍墻,直奔水庫內部。由于這段公路兩邊并沒有隔離帶,因此直接從公路開進農田具備可行性,而且現場只有一輛車的車轍,從表面上看,現場情況應該與這位警官的推論一致。

    “監控拍到金彪的車是在今天零點四十分,但周邊居民聽到撞車的聲響卻是在凌晨一點左右,公路距離水庫也不過500米的距離,就算走路都走到了,車為什么會開那么久?”

    穆姐說著,走到被沖破的水庫圍墻前的水泥空地,指著一塊區域:“這里的車轍非常不自然,從地上的泥土車印來看,車似乎在這片小區域做過來回調轉、停頓,然后突然啟動直沖水庫圍墻,而且……”穆姐的視線沿著車轍看向前方,“從停頓到撞擊,整條車轍呈直線,這是也最不正常的地方。”

    “這……怎么說?”警官有些不解。

    “如果剎車失靈,出于本能反應,駕駛員會立即打方向盤以避免直接撞擊,因此車轍一定會是曲線型。”穆姐轉身直視警官,“這種情況,更像駕駛者本人故意撞擊圍墻。”

    “你是說……死者是自殺的?”警官顯然被穆姐的推論震驚到了。

    “是不是自殺還不好說,我需要盡快看到尸檢報告……”

    穆姐話音未落,只見另一位警官急匆匆趕了過來。“死者的尸檢報告出來了,血液中的酒精濃度高達429mg/100ml,屬于重度醉酒駕駛。”

    “血液酒精濃度竟然那么高!”警官不由驚詫道,“醉成這樣產生幻覺也是極有可能的,所以才會有這種異常撞擊。這樣的話,車轍的問也能解釋得通了。”

    “可是明明準備逃亡的人為什么會喝得爛醉如泥?這可不合常理……”穆姐提出了質疑。

    “嗯……據我們的調查,金彪似乎有酗酒的惡習,我們這邊也有不少他的酒駕記錄。”

    “……”穆姐似乎若有所思,但并沒有繼續追問。

    “能否將詳細的尸檢報告同步給到我們?還有現場的詳細資料。“旁邊的阿琪向警官提出了請求。在得到對方肯定的答復后,阿琪與穆姐兩人又拍了些照片,便離開了現場。

    “從目前的到的線索,似乎已經可以將整件事描繪出來了。”路上,阿琪開著車,同時整理著思路。

    “金彪由于敲詐失敗而打算對陳嚴下手并奪取血鑰石,因此謀劃了整起事件。5月2日中午金彪從家里出發,下午15點15時左右來到郊區電話亭打了最后一個脅迫電話給李麗,在遭到拒絕后,于當日晚間正式對陳嚴實施謀殺并成功奪取血鑰石戒指。但他作案時沒想到葉喻臨時出現,倉促間自己不慎被陳嚴看到并拍下照片。為了確認當時葉喻是否看到自己,5月3日下午13時左右,他在葉喻的公寓中制造接觸,試圖用血鑰石搜索葉喻大腦,卻意外發現葉喻的驅逐體質。慌不擇路的金彪隨即在當天23時30分左右,對葉喻的公寓和車實施了爆炸,所幸的是葉喻當晚在我們酒吧里而逃過了一劫,而我們也順著炸彈上的圣顏會標志查到了金彪和李麗。5月5日,我們結合李麗的證詞對金彪下達了通緝。6日凌晨,試圖逃往外省的金彪因醉酒駕駛將車栽進水庫而身亡。”阿琪停頓了一下,“從表面上看,事情的來龍去脈基本上是這樣的。”

    “呵呵,阿琪,你覺得這件事就那么簡單嗎?”。穆姐輕笑了一聲,問道。

    “說起來,疑點還是有的……”阿琪顯然有點猶豫,“姑且不論作為黑社會打手的金彪為何能想到如此精密的‘虛擬現實殺人’計劃,陳嚴的那枚戒指就是個最大疑點。根據我們之前的推論,戒指指環是個附帶麻醉針的虛擬現實控制裝置,整個戒指是個作案工具。如果金彪一開始就將這個殺人工具賣給了陳嚴,就說明了他早有預謀干掉陳嚴,但這樣一來,就與我們目前得出的作案動機不符,我們之前一直是以金彪勒索不成從而起殺心的方向調查的。”

    “除了這些,還有最重要的一點……”穆姐勾起唇角笑了笑,只是語氣里沒有半分玩笑的成分。“我們的調查實在太順利了,這本身就不正常。每一步都似乎有人安排好了線索,一環扣一環,將我們的懷疑引向金彪,最后又以這場’意外’來終結這整個事件。”

    “……您是說,有人刻意誤導我們的視線?”

    穆姐輕輕點頭,“我們最初的方向恐怕就錯了。這一切應該都是兇手故意讓我們看到的,真正的幕后主使說不定正躲在我們視線范圍以外。”

    “可是現在金彪死無對證,血鑰石也不知所蹤,我們沒有任何其他線索追查下去……”

    “我們不妨換下思維,兇手太過刻意制造誤導,有時反而會給我們留下真正的線索。阿琪,你想想我們是怎么懷疑到金彪頭上的?”

    “炸彈上的圣顏會標志……李麗的證言……還有那盤拍到電話亭的行車記錄儀的錄像!”阿琪恍然大悟,“難道這一切都是幕后真兇刻意布置的?”

    “李麗的證言暫且不提,那個拍到疑似金彪的電話亭位于市郊的兩座廢棄大樓中間,周邊人煙稀少,為何會那么巧有一輛車恰好在那天那個時間段,正對著巷子拍到了整個過程?如果兇手就是想要我們看到那段錄像,那么那輛車就有很大問題。”

    “那我馬上安排去查那輛車。對了,會不會李麗就是那個兇手?畢竟電話的線索是這個女人給到我們的。”

    “應該不可能,李麗的身高與風衣男差距明顯。一般來說身材可以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06頁 當前第12
目錄   上一頁   ←   12/206   →   下一頁   加入書簽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c蛋蛋28预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