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圖書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_分節閱讀_第137節
小說作者:火紅森林   內容大小:2007.87 KB   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7-01-30 09:39:07   加入書簽
腐爛殘破的身軀。

    “周甚平說的沒錯,這是詛咒……我中了墓主的詛咒!”

    “周甚平……你果然很早就認識此人了。”面具男看著姜云。“你在那時就和他狼狽為奸了嗎?”

    “如果不是他告訴我血鑰石能緩解身體腐爛的情報,我恐怕到現在還被蒙在鼓里!”姜云怒吼道。“我為那人做了那么多事,而他明明知道能讓我活命的方法,卻放任著我在痛苦中掙扎!所以我決定要從他手上奪走血鑰石,這也是對他的報復!”

    “可你失敗了。”面具男平靜地說道。“所以在這八年間你才不得不東躲西藏,和周甚平一起。”

    “他是唯一知道其他血鑰石的人,也只有通過他,我才能得到血鑰之鐲,才能活下去!”姜云冷哼道。

    “但你沒想到的是,周甚平死了,你也因為他而在多年后被揪了出來。而你為了掩蓋你的行蹤,不惜自毀容顏,甚至還制造連環兇案,殺害無辜的路人。”面具男言語冰冷。“在你殺害第一個人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會成為階下囚!”

    “哼,這只能說是她們運氣不好!再說了,如果不是她們把拍到我的視頻上傳到網上,我也不會那么急著要干掉她們,這都是她們自找的!”姜云目露兇光,惡狠狠地說道。“不過,說到我干掉的第一個人,也就是視頻中被欺負的那個,那個倒是真的無辜,只能說她自己倒霉了……”

    “第一個??據警方所說,你殺害的第一個少女不是那段欺辱視頻的施暴者嗎?我記得叫……趙婕?”面具男敏銳地捕捉到了姜云話中的問題,質疑道。

    “趙婕?施暴者……?唔……”姜云臉上忽然出現了一瞬的空洞,像是在搜索某段模糊的記憶。

    “第一個……我之前第一個殺的……是趙婕??啊對,是她……唔……等等……好像哪里不對……唔……我第一個干掉的到底是誰?!”

    姜云神經質般地自言自語著,忽然莫名陷入了某種混亂,而一旁的面具男看著姜云的舉動,似乎若有所思,而就在這時,監牢外突然響起了隱約的人聲。

    “嘖,沒有時間了……”面具男瞥了眼身后,隨即打斷了姜云的低語。

    “最后一個問題,你要用最簡單的話回答我。”

    面具男看著姜云說道。

    “當年在背后指使你下墓的那個人……究竟是誰!”

    ps:  出差忙成狗。。。依舊在熬夜趕稿,也是悲催。。。

 第一百八十二章:錯亂的記憶

    聽到面具男的話,姜云茫然地抬起頭,似乎依然沒有從混亂中回過神來。

    “你……怎么了?”面具男看著姜云空洞的眼神,頓時萌生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不……我的頭……有點痛……”姜云甩了甩腦袋,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些痛苦,但還是繼續敘述了起來。

    “唔……當年指使我的『那個人』……我其實并沒有直接接觸過。那時候我雖然屬于『暗部』,但任務都是通過秘密郵件單獨對我下達的……我只知道對方的代號叫‘鴿’。”

    “‘鴿’……僅此而已嗎?”

    “是的……只是一個冰冷的符號而已。”姜云苦笑著,抬頭看向面具男。

    “雖然不想承認,但你之前說得并沒有錯……我,只是一個被他們利用的棋子……既然是棋子,那我所知道的必然只是一些皮毛,你認為的‘我掌握了對方的軟肋’之類,也只是你的一廂情愿罷了。”

    “……那你當年從那座墓里拿出的物品,又是給到誰的呢?”面具男問道。

    “不是給到具體的人……是按照郵件指示放置在指定的地點。”

    “也就是說,你從頭至尾都沒有接觸到上層相關的人?”面具男似乎有些詫異。“現在聽下來,感覺你處在消息等級的最底層,一些重要的情報你是接觸不到的,但這樣一來就有個奇怪矛盾,當年你試圖偷盜血鑰石,可是輕輕楚楚地知道血鑰石所保存的位置的,如此機密的消息你又是通過什么渠道知曉的呢?”

    面具男看著姜云,一字一句地問道。

    “你是不是……還有其他事情沒有說?”

    “其他事……??我當年……”姜云忽然臉色大變,低下頭抓著頭發,身體劇烈地顫抖起來。“我……唔……頭……頭好痛……我的頭快要炸了!!”

    “喂,你沒事吧……??”

    面具男剛想走上前查看,忽而聽見身后監牢外傳來喧嘩之聲,身形霎時一頓。

    “嘖。我得走了。”面具男看著痛苦地倒在地上的姜云,又回頭望了眼監牢外,輕輕咬了咬牙。

    “今天先到這吧,我找機會再過來。”

    姜云沒有回應。也沒有心情再理會面具男,此時的他正雙手抱著自己的腦袋,蜷縮著身體,在地上掙扎著。

    『……嗚啊啊……叔叔,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嗚嗚……』

    『……我要媽媽……我要回家……嗚嗚嗚……』

    大腦中毫無來由地充斥著無數孩童的悲鳴聲。如火山般從姜云的大腦深處猛然迸發,幾乎沖破他的腦袋。

    “唔……別……別喊了……!!”

    姜云嘶吼著,恍惚中,他似乎“看”到許許多多瘦小的身影從地下緩緩冒出,在黑暗中向他匍匐而來,仿佛從地獄中爬出的小鬼。

    “別,別過來!別過來……!!”

    “啪!”

    湮滅的燈光陡然亮起,數名全副武裝的獄警瞬間沖進了這座陰冷的牢籠,將已處于暴走狀態的姜云死死摁住。

    “報告,犯人還在。沒有發現其他人!”為首的一名獄警環視著空蕩的監牢,對著對講機說道。“看來破壞電路系統的家伙不在這里……我們馬上去追查!另外……”

    獄警說著,將視線移到了角落中被數人制住的姜云。

    “現在犯人似乎情緒激動,想要掙脫鐵鏈,如何處理還請指示……嗯,好的,我知道了。”

    獄警放下對講機,伸手對另一名正壓著姜云的同僚打了個手勢,后者會意,隨即從身上掏出一只針劑。反手往姜云頸部一戳。

    很快,姜云的動作緩了下來,也不再嘶吼,整個人仿佛一灘爛肉一般。再也沒有了掙扎的力氣。

    “好了,姑且算是消停了。”

    獄警們把姜云架到一邊,又給他的四肢加了數枚鐵銬。

    “這樣就算他插翅也難飛了。”為首的獄警說著,拍了拍手上的灰塵,隨即對其他人指示道。“留兩個人看著,其他人給我去追那個闖入者!”

    ……

    “啪嗒……啪嗒……”

    冰冷的牢籠再次恢復了寂靜。點點雨水沿著天花板的縫隙,一滴一滴落在地面,噼噼啪啪。

    角落中,那名被五花大綁的黑瘦男人目光呆滯,他直勾勾地盯著圍著頭頂的燈泡撲閃的飛蛾,嘴里似乎念念有詞。

    “……是我的錯……?不,不是……不……是我……你們不要怪我,別來找我,是他……是他們……”

    麻醉藥劑從身體滲透進大腦,漸漸侵蝕著姜云的意識,恍惚中,他似乎覺得天花板上那只燈泡的光暈越來越大,而眼前的世界也像被蒙上一層紗似的,變得模糊不清。

    光……太陽……我已經快忘了陽光是什么樣子的了……

    藥效麻痹了姜云的喉部神經,他已經連呢喃都做不到了,他怔怔地望著那盞燈泡,回憶著自己墮入黑暗前的最后時光,而就在這時,光,消失了。

    只見一個人影站在姜云面前,截斷了他的視線。

    “嘖嘖,可憐……”

    人影俯視著姜云,語氣中似乎流露著某種高高在上,雖然此時的姜云已看不清眼前來人的樣貌,但這聲音顯然有別于先前那名面具男。

    你是誰……

    姜云的疑問也只能止步于意識,他已沒法再做出任何反應。

    “當年也好,現在也罷,你還是那么的沒用。”人影冷笑著,從懷里掏出了某樣東西。

    那是一只裝著消音器的微型手槍。

    你……你是……!!

    像是聯想到什么似的,姜云的瞳孔突然猛地一縮,然而著也只能是他唯一的,也是最后的反應。

    “帶著你的‘秘密’,永遠消失吧……‘黑狼’!”

    ……

    “啪嗒……啪嗒……”

    厚重的滴水聲回蕩在死一般寂靜的牢籠之中,角落中那名黑瘦男子低著頭,一動不動。

    汩汩黑血從他額頭的彈孔中涌出,沿著已無生氣的臉頰流淌而下,一滴一滴地落在他身下的血泊之中。

    “啪……啪……”

    仿佛幽冥的奏鳴曲。

    -----------------------------------

    “自盡?”少女聽著電話中的報告,眉頭不由一皺。

    『是的。他們對外是這么說的。』電話中的聲音說道。『不過據我們內部了解,姜云是被害的,被子彈打中頭部,一槍斃命。』

    “被害時間是……昨天晚上?”少女說著。轉頭看了一眼身邊那名面色肅穆的高大男子。

    『是的,據他們說,昨晚關押姜云的看守所被人入侵過,但沒有抓住入侵者……安局長,我覺得這次的事恐怕就是那幫人的自導自演吧?在公審之前出了這檔子事。很顯然是他們不想讓我們接觸姜云,從而獨占某些情報。』

    “就算他們要把姜云滅口,也不會蠢到在自己的地盤動手。”少女嘆了口氣。“這事……我想應該是其他人干的,你這邊繼續幫我探聽情報,一有消息立即通知我。”

    少女掛了電話,轉過身,看著身旁的那個男人沉默不語。

    “不是我。”男子直截了當地說道。“我昨晚的確見了姜云,但我走的時候他還活著。”

    “我知道不是你,我相信你不會做那種事。”少女搖搖頭,移開了視線。“不過你在那邊時。沒有發現其他異常的人或事嗎?”

    “沒有。”男子嘆息道。“至少在我離開時沒有。”

    “……看來姜云是被人盯上了,究竟是什么人呢……”少女思索了片刻,抬頭看向男子。“你是最后與他對話的人,你有察覺到什么線索嗎?他昨天除了交代當年偷盜古墓的事之外,沒有再說其他了嗎?”

    “他雖然沒有說,但從他昨天的情況來看,我覺得……他應該還隱瞞了某些事。”男子說著,輕輕皺起眉頭。“確切來說,這些事并非出于他本人意志故意隱瞞的。”

    “這怎么說?”

    “當我對他當年知曉國家血鑰石的藏匿之處表示質疑時,他出現了一定的記憶混亂。并且爆發了劇烈的頭痛,我想這種癥狀很可能是……被血鑰石干涉大腦的后遺癥。”

    “你是說,姜云被血鑰石動過記憶了?”少女十分訝異。“他這些年可是一直在追蹤血鑰石的下落,難道他其實早就接觸過血鑰石了??”

    “也許是被動接觸。而且這段接觸的記憶也被清除了。”男子分析道。“雖然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時候被擦除的記憶,但至少能看出那段被擦除的記憶和血鑰石的情報有關,另外,他昨天還不止一次表現出頭痛……”

    “不止一次?”

    “是的,他昨天先后在回憶兩件事時出現了被改過記憶的癥狀,我想。他被改過的記憶點不止一處。”男子看著少女,正色道。

    “那除了當年血鑰石的情報之外,另外一點是……?”

    “關于他的這次連環殺人案的遇害者。”男子道出了答案。“他一開始說他第一個下手殺害的,并非此前警部調查的第一受害人趙婕,而是一個叫林雨棠的女生,后來又自己推翻了先前的說辭,表現得相當混亂。”

    “第一個下手的受害者……對方在這點上修改姜云的記憶,想必是為了隱瞞什么事。”少女低下頭,似乎若有所思。“那個叫林雨棠的女生現在還在嗎?”

    “這個女生我調查了一下,她在趙婕之前便已跳樓自殺身亡。”

    “自殺……?”少女抬頭看向男子。

    “是的,另外還要告訴你一件事,葉喻那小子這次被人暗算受重傷,據說也是因為他在暗地調查這個叫林雨棠的女生自殺事件,或許這次姜云的被滅口,也和這件事有關。”男子認真地說道。

    “我想這個林雨棠……或許就是我們找出真相的突破口!”

 第一百八十三章:假面之后

    “真的不好意思,這幾天麻煩你了。”

    葉喻慚愧地說著,在筱露的幫助下小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06頁 當前第137
目錄   上一頁   ←   137/206   →   下一頁   加入書簽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c蛋蛋28预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