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圖書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_分節閱讀_第152節
小說作者:火紅森林   內容大小:2007.87 KB   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7-01-30 09:39:07   加入書簽
停下腳步,微微偏過頭。

    “你……你竟敢!!”章秘書尖叫著,情緒已經完全失控。“你知道我是誰派來的嗎!??”

    “哼,你上面的那些老頭子都不能威脅到我,更何況是你。”齊宇漠然地看著身后那名歇斯底里的女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今后,別再讓我看到你。”

    說完,齊宇便不再理會身后的怒吼,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徑直離去。

    --------------------------------------

    葉喻一個人靠在床上,呆呆地看著天花板,腦海中一片混亂。

    桌上的茶杯的茶水,已經沒有了應有的溫度,在安玘離開后的這一個小時中,葉喻的心緒始終未寧,或者說,他是不知該如何消化這剛剛知曉的巨大信息。

    『在樓玥年幼時,身體里曾被植入過一塊“血鑰石”,隨著其年齡的增長,這顆“血鑰石”已經和他的臟器融合在了一起,再也無法取出,同時,融進他身體的這顆血鑰石也在不斷消耗他的生命力。』

    安玘的話語仿佛回蕩在耳邊。

    『雖然由于血鑰石和身體融合,使得樓玥具備在較小副作用下自由使用血鑰石的能力,但由于其的體質畢竟不似驅逐者,因此每一次使用血鑰石,便是在加速生命力的消耗,一旦生命力被消耗完畢,他便會……』

    死。

    心中的某處像被什么東西刺痛了一般,葉喻深深吸了口氣,輕輕捂住了胸口,下意識地不去想那個字,但卻完全無法阻止各種回憶的泛濫。

    他想起了自己初次嗎見到樓玥時,自己身體中的那個種入侵感,同時也終于知道,當時樓玥是在利用埋在他身體里的那顆血鑰石在對自己搜腦,而代價,便是自己的生命。

    原來……樓玥時時刻刻在承受痛苦,時時刻刻都在被血鑰石消耗生命,那他為什么還要用那種石頭?而且這些事他……他為什么都不告訴我?

    葉喻翻了個身,心里總感覺堵得慌。

    也罷……他的確也沒有理由告訴我這些私密的事,我又不是他什么人,甚至……恐怕連“朋友”都不是……

    葉喻心中嘀咕著,心情愈發有些微妙。他坐起身子,用力甩了甩腦袋,逼迫自己暫時別去想這些事,因為如今還有一件事正急待自己去做,同時也只有自己,才能辦得到。

    林雨棠的案件,還沒結束。

    雖然如今大部分案情已水落石出,林雨棠也在逐漸康復中,但葉喻的心中仍然始終記掛著一件事,那就是當初答應劉子恒調查的那件事。

    一幕幕不屬于葉喻的記憶畫面在他的腦海中不斷顯現,當初那些無意中吸入大腦的林雨棠的記憶,此刻倒是成為了揭開謎題的鑰匙。

    某些人的罪行,有眉目了……

    ---------------

    作者的話:加班半夜三更回到家后繼續趕稿,我整個人是崩潰的。。。唉

 第二百零二章:罪

    “是,是……承蒙您的關照,之前的那筆錢也已經收到了……”

    刻意壓低的聲音也掩飾不了滿溢而出的諂媚之意,只見角落中的人影低頭捧著電話,下意識地鞠著躬,像是電話中的對象正站在面前似的。

    “關于下一波名單……我可能要過陣子給您發過去,您也知道,最近我們學校麻煩事是挺多的……不過您放心!我盧佩向您保證,一定會給您物色好合適的人選!”人影抬起頭,露出一張堆滿笑容的老臉,而這種笑容卻從來不曾在她的學生面前展現過。

    “對了,之前撞見我們談話的那個女生……對,就是那個姓林的,我本來以為她跳樓死了呢,沒想到她……她竟然還活著……唉!”

    盧佩說著,臉上的笑容頓時有些暗淡了下來,像是碰上了一件令人懊惱的事似的。

    “雖然具體情況警方沒有透露,不過好像聽說她的跳樓只是惡作劇,是因為壓力而躲避中考什么的……唉,您說她要是真的死了該多好!這樣一來就沒人會把我們之間的事說出去了……”

    盧佩咬牙切齒地說著,隨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連忙補充說道:

    “不……不過您別擔心!既然到現在也沒人察覺這件事,那想必她并沒有膽子說出去,而且以她目前的這種精神狀態,就算她把聽到的事說出去,也沒人會信的!我們的交易可以繼續進行!”

    “……”

    盧佩緊張地捏著電話,眉間不自覺地糾結成了一個疙瘩,然而隨著電話那頭的三言兩語,她的眉頭卻漸漸舒展了開來,臉上的表情也從不安,逐漸轉為驚訝,最后變為欣喜。

    “原……原來如此……想不到她竟然部分失憶,記不得我們的談話了,真是太好了!您的消息還真靈通啊!”盧佩笑著,整個人似乎一下子放松了不少,話也開始多了起來。

    “唉~您說說,現在這學生啊,心理問題真是越來越多了,一有不順心就開始做出格的事……說到底,還是因為沒家教!這種人就算長大后到社會上,也是社會的垃圾!”盧佩撇著嘴,一臉“義憤填膺”地說道。

    “我們學校里這種垃圾學生特別多,您能替社會管教這些‘垃圾’,也算得上是功德一件呢!當然,您能讓我幫忙,也是我的榮幸!”

    盧佩說著,臉上的諂媚相又掩飾不住了。

    “不過話說回來,那個姓林的學生竟然能找到那么逼真的假人偽裝成自己跳樓后的樣子,連警察都糊弄過去了,真是太不可思議了……”盧佩的語氣似乎不無疑惑。“雖然我沒見到現場,但當時跳樓后的‘尸體’……嗯……應該是假人吧??要不哪來的替死鬼呢……”

    “滋滋……滋滋……”

    正說著,盧佩的手機屏幕上忽然跳起了另一路電話打入的提示,而來電者一欄里,閃爍著校長的名字。

    “啊,校長又在催我了……實在不好意思啊,今天我有個比較重要的述職演講,得趕快過去了。至于名單的事您不必擔心,我會這兩天內給到您的……”

    盧佩點頭哈腰著,終于恭恭敬敬地掛了電話。

    “呼……”盧佩長舒一口氣,隨即整理了一下表情,接起了另一路電話。

    “……嗯,知道了……我等會就過去。”

    比起先前那通電話中殷勤的口吻,此時的盧佩似乎冷漠了許多。當然,對于她來說,如今校長在她心目中的分量早已今非昔比,或者說,她早已經沒有心思去巴結這所破中學的校長了。

    因為她已找到了更好的巴結對象。

    直至現在,她都沒有想明白當初為何如此平庸渺小的自己會被這么個大人物看上,但既然自己有機會為對方效力,那便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即便她自己也不清楚對方讓自己做這些事的用意。

    罷了,管他呢,只要給錢多,這統統都不是問題!

    盧佩想著,腳下的步伐也隨之飄飄然起來,很快,她便來到了電話中校長指定的休息室,在稍作準備后,她便得在那些教育局的老家伙面前發表一通形式化的演講,雖然如今的她已經不把那些人放在眼里,但既然有升職機會,為了自己的面子,她也不介意做做樣子。

    進樓,上樓,開門。而就在剛進入休息室的那一刻,盧佩卻忽然發現有點不對勁。

    在休息室內的,并不是原本以為的校長。

    只見一名高瘦的青年男子正背對著自己,獨自站在辦公桌前,手中不知拿著什么東西正在翻看。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會在這里?“盧佩上下打量著男子,慢慢走上前說道。

    男子聞聲,放下手中的東西,慢慢回過頭,對著盧佩微微一笑。

    “您好,我叫葉喻,是校長讓我在這等您的。”葉喻了禮貌地伸出了手。“您就是盧佩盧老師吧?“

    “……葉喻……?我們認識嗎?”盧佩滿腹狐疑地看了看葉喻伸出的手,并沒有回握。

    “呵呵,您的確不認識我,但我知道您。”葉喻一邊禮貌地笑著,一邊將懸在空中已久的手抽了回來。“林雨棠……是您班級的學生吧?”

    “……!!”

    一聽到“林雨棠”這三個字,盧佩的表情立即抽了抽,語氣也變得不友善起來。

    “你到底是什么人?!關于林雨棠我沒有什么好說的,你如果沒有別的什么事,請你現在出去!”

    盧佩臉色一沉,直接下了逐客令,然而葉喻卻似乎對這種陣勢早有預料,只見他笑了笑,將手中的一頁件遞給了盧佩。

    “在我走之前,您要不先看看這個,如何?”葉喻注視著盧佩陰沉的表情,慢慢說道。“我想……您應該會對這份東西非常感興趣的。”

    盧佩看了看葉喻,又看了看遞過來的件,將信將疑地接了過來,隨意翻了翻,然而就在她的視線掃過件內容時,她的臉色忽然“刷“地一下白了。

    “這……這是……!!“盧佩的聲音帶著驚詫與恐慌,連手都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你……你是怎么拿到這東西的!??“

    盧佩捏著件,急急地上前兩步,沖到葉喻面前,那樣子簡直要把葉喻吃了;然而葉喻則依舊表現淡定,他轉過身,在一旁的座椅上坐了下來,抬頭看向盧佩。

    “怎么,只是一份名單而已,盧老師您為什么要那么緊張?“

    盧佩一愣,頓時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于是連忙深吸了幾口氣,將臉上慌張的表情硬是壓了下來。

    “哼,我有什么好緊張的,我根本不知道這份名單是什么東西!”盧佩哼了一聲,將件往桌上一甩,惡狠狠地瞪著葉喻。

    “哦?盧老師您真的不清楚嗎?這份東西可是您親自整理的啊。”葉喻瞥了眼盧佩,隨手拿起盧佩丟在桌上的件,開口念了起來。

    “秦嘯,男,15歲,家住xx,父母離異,只有奶奶在帶,去年5月因打架斗毆退學;李響,女,16歲,家住xx,單親家庭,沒什么人管,今年1月因缺勤而被強制退學;王亮明,男,去年肄業的學生,但肄業后就開始混跡社會,獨自在外面租住……”

    葉喻沒有念下去,他抬起頭,看著盧佩鐵青的臉。

    “真是份詳細的名單呢,而且這些學生有個共同點,他們都是俗稱‘在外面混’的不良少年少女,并在畢業前中途被強制勸退,是吧?”

    盧佩瞪著葉喻,沒有說話。

    “當然,除了這一點外,這些人家里也缺乏管教,可以說是非常散漫的一群人,也正因為如此,即便他們失聯幾天,也都會被人當作在社會中‘鬼混’,而沒有人在意吧?”

    葉喻繼續說著,隨即又從懷里掏出了另外兩份件,對著盧佩揚了揚。

    “此外,我還發現了另外兩份名單,總人數足足有十幾個之多,想不到貴校這一年來被強制勸退的學生人數還不少呢……”

    “你怎么會……!!”在看清葉喻拿出的新名單那一刻,盧佩突然像受了什么刺激似的,發瘋似的猛撲向葉喻,一把奪過了他手中的名單,撕了個粉碎。

    “呵,看來您果然對這些名單相當敏感呢。”葉喻注視著盧佩,慢慢說道。“不過您就算撕了這些也沒用,因為我在您的電腦中,已經找到了原始檔。”

    “你竟然敢私自動我的電腦!?”盧佩瞪大了眼睛,大聲嘶吼著。“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做這種事是犯法的!!”

    “哼,你也知道‘犯法’兩個字嗎?”

    葉喻漸漸收起了臉上的笑意,他站起身,從地上撿起一片被撕碎的名單碎片,看了眼上面被四分五裂的姓名,隨后將目光移向面前的這名所謂“教師”的女人,瞳孔中透出一種充滿壓迫的嚴厲之色。

    “名單上的這些少年少女,從去年到現在,一個個逐步失聯,到如今全部失蹤,無一幸免,而他們……都曾是你的學生。”

    葉喻冷冷地看著盧佩,正色道。

    “你對他們,到底做了什么!”

 第二百零三章:驚變

    極力克制的表情掩飾不了眼中的惶恐,面對著葉喻嚴厲的逼問,盧佩臉色變了又變,最終張口開吼了起來,帶著某種慍怒。

    “什么做不做!他們失蹤關我什么事?他們本來就是一些游手好閑在社會鬼混的不良分子,就算失蹤也應該去找警察,找我干什么!?”

    盧佩手指顫抖地推了下眼鏡,瞪著葉喻大聲喊道。

    “再說了,我作為學校的教務人員,整理被勸退的學生名單有什么問題!??”

    “整理勸退名單當然不是問題,只是你偷偷摸摸整理不說,還把名單私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06頁 當前第152
目錄   上一頁   ←   152/206   →   下一頁   加入書簽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c蛋蛋28预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