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圖書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_分節閱讀_第171節
小說作者:火紅森林   內容大小:2007.87 KB   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7-01-30 09:39:07   加入書簽
連一向沉穩的『玄武』也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你……你是說,有人打算重啟『那個計劃』……??”

    “是的。”蘭珝沉重地說道。“我懷疑當年的那個『血鑰少年計劃』……恐怕已經死灰復燃了!”

    “這……這怎么可能!!”『朱雀』滿臉不可思議。“當年的那個將血鑰石強行植入少年體內的計劃可是害死了多少人啊!涉案的人員也早就被國家給徹底查處了才對!”

    “『血鑰少年計劃』……”『玄武』皺起眉,低聲說著。“當年那個盜墓組織為了發揮出血鑰石的潛藏力量,不惜綁架正處在成長期的孩童,強制在他們體內植入血鑰石,以期制造出能為他們所用的『工具』……可是由于排異反應,成功率極低,參與實驗的幾百個孩子中就只有小玥一個人活了下來,而如今竟然又有勢力要重復那場悲劇?蘭珝,你確定是真的嗎?”

    “是不是真的你們看了這份資料就知道了。”蘭珝說著將一份電子檔投影到三人面前。“這是我剛剛調查的一個『喪尸襲擊』案件,你們看尸體的腹腔內的那個手術痕跡,是不是有些眼熟?”

    “……這!!這痕跡……和當年那些實驗失敗的孩子身體上的,幾乎一模一樣!”『朱雀』立即反應了過來,但似乎依然有所懷疑。“可是……僅僅憑這個痕跡也不能完全判定是在血鑰石植入手術時留下的啊……”

    “僅僅一個痕跡或許并不能說明什么,但是這具尸體生前不但具備如周甚平那樣渾身腐爛的身體癥狀,甚至在遇害后,尸體也從法醫機構被人盜走,這一系列事件串聯起來看,恐怕就不是那么簡單了。”蘭珝繼續說道。

    “和周甚平一樣的癥狀?難道此人……真的和那座古墓甚至血鑰石有關?”『玄武』思忖道。

    “目前確認手里有血鑰石的,除了我們,就是那個‘噬’了。如果這具尸體真的是死灰復燃的『血鑰少年計劃』的犧牲品的話,那能進行實驗的,恐怕就只有‘噬’他們。”蘭珝面色凝重。

    “要是‘噬’真的在進行新的『血鑰少年計劃』,那事情可就麻煩了……”『朱雀』的話語中不無憂慮。“如今我們被限制得厲害,激進派那邊的主要精力也在清洗我們保守派,對‘噬’的搜查很消極,要是繼續放任‘噬’他們不管,恐怕后果不堪設想。”

    “所以,現在已經不是慢慢和『激進派』斗法的時候了,如果我們再繼續坐以待斃,那么我們幾個不但會重蹈安總局長的覆轍,對付‘噬’的整個局面也會失控。”

    蘭珝收回投影的資料,眼中突然閃過一絲凌厲的光芒。

    “把『我們的行動』提前吧,這次……必須出手了!”—

 第二百二十六章:變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

    話筒中持續傳來的忙音煽點著葉喻心中的焦躁,卻也只能無可奈何。

    自從在那個西域小鎮遭遇一系列詭異的變故后,蘭珝臉上的陰霾就沒有散去過,然而不論葉喻如何詢問他卻均不予回答,甚至在把葉喻安頓回下洋市后便徑自銷聲匿跡,只留下葉喻對著打不通的電話一臉茫然。

    『從現在開始我有些重要的事要忙,你跟在我身邊反而不安全,所以先送你回下洋市,記住,好好待著,千萬別做多余的事。』

    多余的事……是指調查“喪尸案”嗎?

    葉喻回想著蘭珝臨行前的話語,心中的疑慮始終揮散不去。姑且不論失蹤的下洋市學生為何會莫名出現在千里之外的西部,那極其詭異的身體狀況及其襲擊人的可怕舉動便足以值得深究,更何況其中很可能牽涉到那個“噬”組織,這無論如何都無法不讓葉喻感到介意。

    但再介意也只能憋在心里了,因為別說蘭珝,連樓玥,甚至齊宇也一概聯系不上,這幾個人似乎像是約定好了一般,齊齊失蹤。

    我是不是真的管得太多了?可是這事畢竟和“噬”有關聯,而現在局里面似乎根本沒有追蹤“噬”的任何舉動,再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葉喻抬起頭,掃了一圈東區辦公室四周,卻只發現一片歌舞升平。此時的東區辦公室人員早已今非昔比,在經歷了數次人事清洗后,干實事的舊人們早已被排擠出局,留下的便是那些見風使舵之輩,在齊宇和樓玥這兩位主事者均不在的情況下,辦公室氛圍可想一般。

    “唉……”葉喻嘆了一口氣,將手機收回口袋。

    “你要是打算找齊局長的話,我勸你還是省省吧。”似乎是察覺了葉喻那沮喪的面孔,旁邊的一位小助理嗑著瓜子悠悠地開了口。“齊局長他最近在忙一些重要的事,沒空管你。”

    “他也在忙重要的事?”葉喻剛脫口而出,便頓覺自己好像說了一句廢話,作為代理總局長的齊宇不忙才怪,雖然他從來不知道對方到底在忙什么。

    “呵,像他這種級別的人,即便不算局里的調查,光是上頭的應酬就有得他忙了。”葉喻的話果然引起了小助理的不屑,只見對方飛了個白眼,鄙視地說道。“現在兩派斗得厲害,上層的人會怎樣做誰也不知道,像我們這種小角色也只能在下面私底下說說八卦而已了。”

    特別事務調查局成立之初應該是追查血鑰石的吧?怎么如今……卻變成權利爭奪的戰場了呢……?

    葉喻想著,心里愈發不是滋味,此時的他完全沒有注意到身邊那名原本嗑著瓜子的小助理此時正盯著從不遠處急速走來的數道人影,臉色微微發白。

    “這裝束……是……『他們』……!?『他們』怎么會來這里?”

    小助理顫抖的聲音終于將葉喻的注意力拉回,然而還沒等他開口詢問,便忽見自己的面前多了幾道影子。

    葉喻抬起頭,看著面前那幾名身披黑色斗篷的蒙面人,一時回不過神來。

    “你……你們是……?”

    “你就是葉喻?”為首的那名蒙面人沒有理會葉喻的問詢,徑直問道。

    “……”葉喻沒有回答,他注視著蒙面人胸前的那枚醒目的赤色標識,突然意識到了什么。

    【暗部】

    葉喻的腦海中猛地跳出了當初調查官考試時遇到的那位名叫“吳崖”的年輕殺手,與此同時,他也終于記起了楊允一曾和自己科普過的情報。

    『暗部』……也叫做『暗系統』,活躍于陽光背后的暗影組織,也是系統內專門處理某些陰暗事件的專職殺手……他們……為什么會找上我??

    “呵,看樣子,你就是了。”

    或許是葉喻臉上驚訝的表情讓來者確信了自己的判斷,只見面前的男子輕輕冷笑了一聲,悄無聲息地慢慢逼近了葉喻。

    “跟我們走一趟。”

    -----------------------------

    『目標出現,三點鐘方向。』

    耳機中傳來了前方偵查員的最新情報,年長的指揮官舉起望遠鏡,朝著播報的方向看去。

    鏡頭中,那名身著西裝,梳著大背頭的高大男子此時正獨自走下車,向不遠處的某幢大樓走去。

    “看來蘭局長的情報果然沒有錯,每月只有這個時候那個人才會單獨行動……”

    指揮官微微沉吟片刻,隨即果斷下了指令。

    “行動。”

    『了解!』

    隨著指揮官的指令,潛伏在暗處的數道人影隨即應聲而動,一張無形網朝著那名西裝男子迅速收緊,而對方似乎對此渾然不覺。

    十米……五米……三米……

    就在望遠鏡中的隊員們準備沖出掩體撲向西裝男子之時,指揮官的耳機中忽然迸出了一聲極其刺耳的破音——

    『茲——!!』

    一瞬間,指揮官的耳膜幾乎被震破,他一把扯下耳機,頓時頭昏腦脹,在緩和了好一會兒后才再次舉起望遠鏡,朝西裝男子望去。

    但他卻只看到一塊空蕩的場地。

    幾秒前還在那里的西裝男不見了,連那幾名即將撲上去的埋伏人員也如空氣般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先前的行動從來沒有發生過似的。

    “怎么回事?!目標人呢?”

    指揮官冷汗都下來了,然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突然便聽到身后傳來了一陣子彈上膛的“咔嚓”聲。

    “不許動!把手舉起來!”

    指揮官慢慢回過頭,看著背后那片黑洞洞的槍口,以及被綁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手下們,終于意識到了什么。

    “你們的情報網很不錯,但終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低沉的聲音從人群中響起,指揮官看著面前那名不久前還出現在鏡頭中的西裝男,頓時呆立當場。

    “翅膀還沒長硬就想搞政變,你們還真是天真啊。”蘭玨冷笑著看著面前面如土色的指揮官,慢慢說道。

    “替我轉告蘭珝,他會為此付出代價。”

    ------------------------------

    “還沒有消息嗎?”

    蘭珝盯著沒有絲毫動靜的通訊器,焦急地對身邊的調查官問道。

    “沒有……如果順利的話,前方這個時候應該已經傳來消息了……會不會是通訊出了故障?”調查官猶豫地說道。

    “不會,即便通訊有問題,他們也會想方設法找其他途徑聯絡我才對……”蘭珝說著,心中的不安愈演愈烈。“通訊忽然中斷……怕是出事了!”

    “局長!不好了!”正說著,另一名調查官突然急匆匆地沖入了辦公室。“計劃恐怕出了紕漏,我們其他幾條線的人也突然全部失聯了!”

    “……嘖,果然!”蘭珝咬著牙,不甘地一拳砸在椅背上。“馬上通知所有能聯系上的人,計劃立即終止!”

    “呵呵呵,現在才終止是不是太晚了?”

    伴隨著一聲陰陽怪氣的聲音,一名頂著“地中海”發型,五短身材的中年男人訕笑著出現在眾人面前,同時出現的,還有一隊荷槍實彈的特警。

    “裘立?你竟然找到了這里……”蘭珝注視著面前空降而來的監管會會長,眼眸中沒有絲毫退意。

    “不只是這里,你的那些部下們也已經被我們全部捕獲。”裘立瞇起眼,言語中不無得意。“順帶一說,現在這個時候,你安插在各地的那些秘密基地恐怕也已經不復存在了,而且很快『蘭遠鋒將軍之孫政變失敗被捕』的消息會傳遍整個系統內部……蘭珝,你可真為你們蘭家丟臉啊。”

    “哼,要說給蘭家丟臉,那個和你們狼狽為奸的『某人』才是吧。”蘭珝勾起嘴角,毫不客氣地駁斥道。“置眼前的危機于不顧,整天只想著內斗,甚至試圖顛覆特別事務調查局設立宗旨的人,根本不配待在那個位置。”

    “哈哈哈,配不配不是你說了算的,更何況你已經不再是特別事務調查局的一員了。”裘立惡狠狠地說著,從懷中抽出一張紙對著蘭珝晃了晃。

    “『原特別事務調查局西區分局長蘭珝,玩忽職守,參與政變,證據確鑿,現被革職查辦』,看看,中央的命令已經下來了,現在就算是你爺爺也救不回你了!當然,你不會孤單的,參與政變的南區、北區的那兩個分局長也會和你一同落馬,到時候在牢里你們也好做個伴。”

    “我說裘立會長,您的眼睛是不是有問題,中央的命令只說了我參與政變,和他們兩個有什么關系?”蘭珝聳聳肩,依然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一人做事一人當,這次的事全部是我一人主導,和旁人無關好嗎?”

    “我呸!你還狡辯!”裘立眼睛一瞪,開口罵道。“只要在你們的數據服務器上查到你與那兩個分區局長的聯絡記錄,你們狼狽為奸的行徑就不可能洗得掉!”

    “哦,那你查啊。”

    “你——!!”

    蘭珝淡定的態度似乎激怒了裘立,然而還沒等他發火,一名特警忽然急匆匆地跑了進來,對著裘立耳語了兩句。

    “什么……沒查到!?不可能啊!之前的情報明明是說……”

    裘立臉色頓時一變,而這些變化都被蘭珝盡收眼底。

    “喲,看來是你預想得不一樣嘛,看來你們的那名『情報者』也不是全知全能的。”蘭珝俯視著面前這名面色鐵青的矮胖男子,不無嘲諷地說道。

    “哼,別得意得太早了!即便那兩人我暫時扳不倒,但之前跟著你的那個姓葉的『驅逐者』恐怕就沒那么走運了。”裘立的目光中露出一絲陰毒之色。

    “現在,已經沒人能救得了他了。”

 第二百二十七章:代價

    “你們……要帶我去哪??”

    葉喻面對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06頁 當前第171
目錄   上一頁   ←   171/206   →   下一頁   加入書簽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c蛋蛋28预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