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圖書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_分節閱讀_第184節
小說作者:火紅森林   內容大小:2007.87 KB   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7-01-30 09:39:07   加入書簽
初人格』。”

    “也就是說,那個少年是你的‘另一個人格’??“

    “可以這么說吧。”樓玥點點頭,說道。“我想你之前應該聽我說過,我沒有小時候的記憶,我的所有記憶開端,都是在十年前那場地獄般的經歷開始的,至于在那之前的我是什么人,做過什么事,全都是空白。”

    “你之前說你被人抓走做血鑰石移植實驗,恐怕你的記憶也是被那幫人用血鑰石抹去了……”葉喻思忖道。

    “我當時的記憶雖然遭到了血鑰石的清理,但依然有部分的記憶殘留在潛意識里,只是在正常狀態下無法顯現,我自己亦對此沒有覺知,直到……植入我體內的那塊血鑰石開始發揮作用。”樓玥頓了頓,對葉喻說道。

    “或許是因為血鑰石的影響,又或者是因為伴隨著血鑰石進入我身體的外來者——鄯安【殘魂】的刺激,潛藏在我潛意識里那『過去殘存的記憶』開始覺醒,并在血鑰石的作用下有了具象化的‘實體’,成為了我的『另一個人格』,也就是你所看到的那名白衣少年。”

    “那個白衣少年……即是被抹去記憶前的你?”

    “是的,雖然由于記憶的缺失,那個人格并不完整,所以有時『現在的我』的人格也會在‘他’身上體現。但總體來說,這些年來我是和‘他’共同成長,也共同壓制著鄯安的【殘魂】,只是近年來的這種壓制力已經越來越弱了……”樓玥嘆息道。

    “先前你在夢境中之所以會看到‘他’,我猜可能是因為你的體質和我身體里的血鑰石產生了共鳴,使得你無意識間與‘他’產生了聯系,當然,對于這些,我本人是沒有知覺的。”

    “原來……是這樣……”葉喻低下頭,努力消化著著巨大的信息。“既然壓制著共同的敵人,那你和‘他’的關系應該還算不錯吧?”

    “不,恰恰相反……”樓玥的臉色一下子籠罩上了一層陰霾,似乎想到了什么痛苦的經歷。“他恨我,因為……我過去所犯下的那件難以挽回的罪行。”

    “難以……挽回的罪行……??”葉喻睜大了眼,不可思議地看著面前那面色蒼白的黑衣男子。

    “我……害死了‘他’最重要的那個人。”樓玥緊握的雙拳微微顫抖著,像是在忍受極大的痛苦。

    “這場噩夢……便是從三年前的‘那一天’開始。”

 第二百四十三章:前塵

    【……好可憐啊這孩子,記不起自己是誰了嗎……】

    沒有人……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我……

    【……唉你別逼他了,他現在的名字叫……樓……】

    不……那不是我的名字!求你們看看我,看看『在這里』的我……我好孤獨……好痛苦……

    眼前晃動的關切笑容明明離自己那么近,然而又仿佛隔了一個時空般遙遠。而那原本屬于自己的聲音卻正以一種陌生的語調回應著,完全不受自己的意識所控制。

    為什么……為什么你們都無視我,明明我才是……我才是這個身體最原本的主人啊!!

    『你,在哭嗎?』

    混沌的黑暗中,一道散發著白色微光的人影悄然出現在面前,靜靜地注視著自己。

    你……竟然能看見我??

    『原本想試著幫你恢復記憶,沒想到竟然發現了不得了的事呢……小玥。』

    白光中的青年男子輕輕嘆了口氣,平靜柔和的瞳孔中映照出面前這名白衣少年那警惕的表情。

    住口!我才不叫什么“小玥”……別隨隨便便給我起名字!

    『哦?那你叫什么名字呢?』青年男子并沒有惱怒,而是微笑著看著眼前的白衣少年。

    我……我的名字是……

    一股惶恐之情在心中游躥,似乎自己的記憶拼圖中遺失了許多關鍵的碎片,這也使得心中的焦躁愈發強烈。

    『想不起來也沒關系,我知道你就是“最原本的小玥“。』青年男子的眼眸中似乎劃過一絲憂慮,一步步靠近過來。『況且……看了你那“不詳的過去”,我倒還情愿你就此失憶才好……』

    你……你難道你想抹殺我?!因為我來自那“不詳的過去”??

    神經驟然緊繃,火紅的雙眸中盡是不安,而這一切都被白光中的青年男子看在眼里。

    『我不會抹殺你,因為不論是表意識中的小玥,還是深處潛意識中的你,對我來說都是重要的【家人】,也正因為有了你們,才構筑起了“樓玥”這個人。』

    堅定而又真誠的目光透著一種值得托付的可靠,眼前的這個男子似乎有種不可思議的魅力,將心中的防御和戒備漸漸融化。

    你……你到底是……

    『我叫謝承一。』

    青年男子說著,輕輕蹲了下來,溫柔地注視著面前的白衣少年。

    『從今往后,我會守護你們。』

    ……

    …………

    【砰——!!】

    刺耳的槍聲帶著撕心裂肺的呼喊,將一副血色畫面帶入眼簾。

    【謝哥哥……謝哥哥你醒醒啊!!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死——!!】

    ……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

    眼前的青年男子雙眸緊閉,倒在血泊之中,任由外面的那個“自己”如何呼喊,都再也沒有了任何反應。

    騙子……騙子!說好要守護我的……為什么啊……為什么要離開我!!

    【阿一!!來人啊……快,快來人幫忙急救!!】

    一個美麗的女人闖進了視野,連同另幾名黑衣人,抬起地上那名被鮮血所浸染的青年男子匆匆而去。

    不要……不要走!!把他還給我!!

    瀕臨崩潰的痛苦動搖著心神,身體上那妖異的紋路仿佛尋找到了可乘之機,開始迅速蔓延。

    可惡……別想趁機“奪舍”!

    火紅的瞳孔掠過一瞬憤怒的紅光,將身體中的紋路緩緩壓制了下來,然而卻壓制不住心中躥起的悔恨。

    【謝哥哥……對不起……都是我……都是我的錯!!】

    啊……是你……都是因為你的錯!!是你把謝哥哥從我身邊奪走的!!

    耳邊那陣陣自責聲激起了心中難以抑制的怨懟之情,直直指向那個一體共生的“自己”。

    我恨你……樓玥!!

    ……

    “唔——!!”

    樓玥突然低下頭,顫抖著按住胸口,蒼白的臉上滿是冷汗。

    “樓玥!?你怎么了??”葉喻見狀大驚,掙扎著撐起身體,忙不迭地扶住樓玥。

    “我、我沒事……是‘他’……‘他’又在恨我了……”樓玥咬著牙,慢慢直起身子,在緩和了許久之后臉色似乎總算有所好轉。“每次‘他’對我產生怨恨情緒,都會以‘心痛’這種形式反應在我的身體上……”

    “‘他’……那個白衣少年,為什么要怨恨你?”見到樓玥那痛苦的樣子,葉喻不由皺起眉。“你所說的‘害死了他最重要的人’,到底是……?”

    “三年前,國家得知一塊血鑰石被一個神秘地下組織獲得,該組織罪行累累,證據確鑿,因此上頭派出了當時針對血鑰石事件的專案組——‘血鑰石特別搜查組’進行最后清剿行動,而此次行動的領頭人,便是時任血鑰石特別搜查組組長的……謝承一。”

    樓玥低著頭,像是刻意摒棄了某些情感似的,機械地敘述著。

    “那個神秘組織……難道就是‘噬’?我記得‘噬’的初次被剿滅就是在三年前……”葉喻想起了什么,開口問道。

    “是的……當年那次行動是場關鍵戰役,高層甚至直接下達了軍令狀,可以說只許成功不許失敗。”樓玥輕輕閉上了眼睛,繼續說道。

    “不過在當時,即便謝哥哥他們做了充分的準備,但因為關于這個神秘組織的個別關鍵情報的缺失,使得整個清剿行動潛藏著許多不確定因素,謝哥哥也為此花了不少精力,但似乎收效甚微。”

    “那……后來呢?”

    “后來……我們得知有個關鍵證人似乎得知更多內情,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對我們完全緘口不言,而對其的搜腦申請也遲遲得不到上頭的批準,眼看著行動日期在即,為了幫助謝哥哥,我自作主張,做了一件事……”

    樓玥緩緩抬起頭,微微睜開雙眸,葉喻突然發現對方那漆黑的瞳孔中,竟然滿是自責……和絕望。

    “你……用自己體內的血鑰石……擅自對那名證人搜腦了?”葉喻不安地問道。

    “對,然而……那便是一切悲劇的開始。”樓玥臉色微微發白,那股如刀割般的心痛之感似乎又開始折磨著他的身心。

    “那個證人其實早就被‘噬’所收買,并且‘噬’還打算以其為誘餌趁機奪取我方的血鑰石,而自以為是的我便在不知不覺中入了圈套,危在旦夕……最后逼得謝哥哥不得不提前行動,在準備未完全的情況下……”

    樓玥將腦袋埋入了雙手之中,痛苦地顫栗著。

    “那天……那天……‘噬’他們原本是打算殺了我的!然而在最關鍵的時候是謝哥哥……謝哥哥他替我擋了那一槍……原本應該死去的……是我才對啊!”

    葉喻看著頭一次表現出如此崩潰與無助的樓玥,下意識地想說些安慰的話,卻終究半句話也說不出。

    他懂那種心情,那種因為自己的過失而導致失去自己重要的人的心情,那種因自責而時時刻刻煎熬著內心的痛苦,在他當初失去小花時便已深刻體會到了。也正因為如此,他才說不出任何寬慰的話,因為他知道這些安慰,也只能徒增對方的自責罷了。

    “這些年來,我無時無刻不在后悔,如果當年不是我自作主張,如果那時不是因為要救我……謝哥哥他就不會死!我恨‘噬’……但我更恨我自己!”樓玥崩潰道。“是我害死了謝哥哥……我所奪走的,不僅僅是我體內的那個‘他’最重要的人,也是我【最重要的家人】啊!為什么……為什么當年死的不是我……!!”

    “別再說了!”

    一陣微風將樓玥顫抖的身體輕輕籠罩,樓玥緩緩抬起頭,卻看見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寬厚溫暖的肩膀。

    “你的心情我明白,我都明白!”葉喻抱著面前那名瘦削的黑衣男子,咬牙喊道。“如果責怪自己會讓你覺得好受的話,我也不會阻攔你,可我希望你清楚一件事,謝承一他當初救你,可并不是希望你今后說出‘為什么當年死的不是我’這種話!”

    樓玥愣住了,沒有動,也沒有說話。

    “我曾經因為小花的事無比自責,不,應該說直至現在仍舊沒有放下,但我已不再一味攻擊自己,而是將這份自責轉為殲滅‘噬’的動力,這也是我唯一贖罪的方式!”葉喻說道。

    “人總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你我都清楚這點,我想當年的謝承一應該也是一樣。救你是他做出的選擇,也是他所認為『正確』的路,我們如今要做的,只能是尊重他的選擇,如果你硬要替他去死,那豈不是在否認他?”

    “我……”樓玥輕輕垂下眼簾,沒有說下去。

    “唉……你背負的東西太多了,有些包袱你根本就不用背,在人生路上輕裝上陣才能走得遠不是嗎?”葉喻嘆了口氣,順手輕輕拍了拍樓玥的脊背,然而沒拍兩下他的手卻忽然一僵,因為他忽然感覺到自己的懷中似乎正有股凜冽的氣場正在慢慢升騰。

    “道理我知道了,你可以放開我了嗎?”

    伴隨著熟悉的語調,一個冷淡聲音從懷中響起,嚇得葉喻像觸電似的立即放開了手。

    “對對對……對不起樓局長!!我剛才一著急,就……就……我不是故意要吃你豆腐的!”葉喻的臉漲得通紅,不知所措地看著面前那名恢復了冷靜的黑衣男子,猛然意識到一件尷尬的事實——剛才的自己竟然將一個分局長級別的男人摟在懷里,像在哄小孩一樣對人家講人生道理,這種奇妙的畫風但是想想就令葉喻有些抓狂。

    “哼,罷了,真是敗給你了……”樓玥嘆息著搖了搖頭,似乎也懶得再廢話。“剛才我表現有些失態,很抱歉。你說的那些……我記住了。”

    “是嗎……那就太好了……”葉喻看著樓玥那重新恢復堅定的雙眸,心中的大石終于稍稍落了地。

    “你剛醒過來,身體還很虛弱,先好好恢復恢復吧。”樓玥站起身說道。“等你身體沒問題了,我再問你關于那顆盜墓賊大腦搜索的情報……”

    “啊,對!那座樓蘭古墓內的情形……我都差點忘了說那件『極其重要的情報』了!”葉喻像是猛地記起了什么,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06頁 當前第184
目錄   上一頁   ←   184/206   →   下一頁   加入書簽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c蛋蛋28预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