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圖書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_分節閱讀_第43節
小說作者:火紅森林   內容大小:2007.87 KB   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7-01-30 09:39:07   加入書簽
里是露天,風雨那么大,而且已經過了一段時間,就算有什么痕跡也被暴風雨沖刷掉了,這正是那個兇手理想的作案環境呢。你說是嗎?周隊長。”

    說著,梁云霄笑著轉身看著身后的周浩,而后者好像才剛剛從楞神中回過神來,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啊?哦……對啊,這兇手太狡猾了!”周浩隨口敷衍了兩句。

    “不過,雖然如此,也并不是沒有線索。”梁云霄話鋒一轉。

    “什……什么線索?”周浩看上去有些緊張。

    “喏,你們看那扇窗臺上的是啥?”梁云霄靠近陽臺邊緣,將手電光往二樓的某個房間照去。

    周浩和葉喻連忙靠了過來,伸出頭往左下方張望。

    只見半截由床單撕成的布條繩子從二樓的一間房間的窗臺順延直下,在風中飄蕩著。那間房的窗戶沒有關,布條繩子的一端系在窗臺內部,只是延伸出去的部分在中下端被撕斷了,斷掉的小半截似乎正掉落在窗臺下。

    “這是……陳濤的房間!”周浩一眼就認了出來。“是有人從外面潛入了他房間嗎?”。

    “應該不是。”葉喻縮回頭,冷靜地說道。“布條的一頭是系在窗臺里的,只可能是里面的人出去。”

    “也就是說有人從陳濤房間的窗臺爬到了出來……難道是是他本人?”梁云霄低頭喃喃自語。

    葉喻突然想到了什么,正準備開口,卻被周浩忙不迭地打斷了。

    “話說……這里好冷啊,風又大話都聽不清,不如我們先把陳濤放下來,回里面再說吧。”周浩提議道。

    “也好……雨的確太大了。”葉喻裹了裹雨衣,然而似乎并沒什么用,雨水順著領口直鉆而入,把里面的衣服都打濕了。

    三人冒著風雨手忙腳亂地解開了護欄上的電纜線,樓下隨即傳來“砰”的一聲,陳濤的尸體應該是落了地。

    離開陽臺,葉喻等人直奔一樓大門外,將陳濤的尸體拖了進來。

    “嘖嘖,本應該好好待在房里的人,為什么會死在外面呢……”梁云霄看著陳濤凄慘的尸首,輕輕搖了搖頭。

    “其實……我剛才就想說了。”葉喻轉身看著兩人。“大概四十五分鐘前,我在房間里的時候,無意中透過窗戶看到陳濤出現在樓下花園里。現在既然發現陳濤窗臺上的那跟布條,那就證明我沒有看錯,他應該是自己偷偷溜到外面來了。”

    “什么?”周浩頓時顯得驚訝萬分。“你……你還看到了什么!”

    “我只看到他一個人跑去花園一個角落,沒看到其他人。”

    周浩悄悄松了口氣,然而這一切都被身旁梁云霄暗暗看在眼里。

    “不過這樣一來,還有個矛盾的地方。”梁云霄將視線從周浩臉上移開,同時提出了新的疑問。

    “既然陳濤之前已經爬到室外,那為什么又會莫名出現在別墅內部,還被人從陽臺給扔了下來呢?我看過正門附近的地板,完全沒有潮濕,應該不可能是從正門出入的。”

    “會不會是又從窗臺那根布條爬回去的?”周浩問道。

    “你別忘了,窗臺上的那根布條在中下截是斷掉的,應該是在爬出來時扯斷的,他不可能再沿著布條爬回去。”

    “那就奇怪了,他到底怎么回來了?總不見得是瞬間移動吧?”葉喻迷惑不解。

    一時間,三人陷入了沉默。

    屋外的暴雨絲毫沒有停歇的意思,狂風透過破碎的玻璃窗在大廳內肆虐著,竟將那塊蓋在鄭邱肖像上的黑布給吹了下來。

    閃電將昏暗的大廳照亮了一瞬,而就在這一瞬間,葉喻突然發現那副鄭邱畫像似乎有些不對勁。

    “那副畫像……好像和之前的不太一樣!”葉喻盯著眼前肖像中鄭邱的臉,不由震驚地后退了一步。

    其余兩人連忙將手電對準了那副肖像畫,立刻發現了詭異之處。

    “他在笑……”葉喻的額頭沁出了冷汗。“畫中的鄭邱在笑!”

 第五十七章:心懷鬼胎

    “什……什么!不會吧!”周浩狠狠地揉了揉眼睛,再次向畫像望去。

    只見畫中的鄭邱依舊身著西服,眼神淡然地端坐在畫框中,動作與先前一模一樣。然而詭異的是,此時的鄭邱嘴角卻微微向上揚起,像是在笑。

    “這畫……之前也是在笑嗎?”。周浩看著畫中的鄭邱,身體不由開始發抖。

    “肯定沒有,我之前觀察過這幅畫像,所以記得很清楚。”葉喻確信道。

    “這……這太詭異了!難道真鬧鬼!?不,這不可能!”周浩有些抓狂。

    葉喻抬頭盯著畫中畫中人的臉,越看越覺得鄭邱嘴角咧開的幅度似乎正在擴大,眼睛陰森森地注視著自己,冷笑著……整張臉在昏暗的環境中透著幽幽鬼氣,感覺下一刻就要張開血盆大口把人吞了似的。

    葉喻不由汗毛直豎,慌忙移開視線深吸兩口氣,等到再看向畫像時卻發現畫中的鄭邱也沒有真的咧開嘴,只是嘴角的弧度依舊,和上一次見到的畫像還是有明顯區別。

    和周浩葉喻的反應不同,梁云霄倒是一如既往地整地自若,他靜靜地觀察著畫像,像是在考慮著什么。

    “靜止的畫像怎么會有表情變化呢……梁大師,你怎么看?”葉喻轉頭看向梁云霄。

    “這個嘛……如果你的確沒看錯的話,那確實挺奇怪的。”梁云霄含糊地回了一句,并沒有給出什么答案。“不過比起這幅畫,我倒是更在意陳濤半夜三更偷偷溜出去的原因,我記得當時各自留在房里的建議還是他先提出來的。”

    “我想,他之所以建議每個人各自回房,恐怕是為了方便他自己行動吧?”葉喻搖了搖頭,內心早已給陳濤的行為下了定義。

    “我知道了,他一定是想自己逃跑!”周浩一拍大腿,斬釘截鐵地說道。“這幢房子那么危險,他特么早就不想待了!”

    “可是這里的唯一一輛車已經被破壞了,外面也沒有其他交通工具可以離開,在這種臺風天里,而且還是半夜三更的郊區,他不可能一個人逃走。”梁云霄否定了周浩的說法。“另外他既然沒有走大門,而是選擇冒險從窗臺爬出的方式,我想一定有什么不想讓我們知道的理由。”

    “不想讓我們知道的理由嗎……我們要不要去花園那邊查查看?”葉喻想起了當初陳濤在花園里鬼鬼祟祟的舉動,覺得有必要前去一看。

    “現在危險了!外面那么黑,而且風大雨大,說不準還有什么人埋伏在花園里面,還是等天亮再查吧!”周浩一聽葉喻要去花園,急忙阻止道。

    “轟隆隆——”葉喻看了眼電閃雷鳴的屋外,思忖著周浩的話也有點道理,便暫時打消了去花園探尋的念頭。

    “話說回來,你們覺不覺得上面兩人太安靜了?”梁云霄抬頭望著二樓。“我們這邊那么大動靜,游勇和許嚴偉怎么半點反應都沒有。”

    “聽你這么一說,的確有點奇怪,他們睡得那么熟嗎?”。葉喻聽聞此言也不由皺起眉頭。

    先前陳濤掉下來撞破玻璃發出那么響的聲音,再加上他們三人的來回走動說話,動靜不可謂不大,但二樓上的兩人卻絲毫沒有反應,這有些說不過去。

    “走,上去找他們。”梁云霄邁開長腿走上樓梯。“陳濤的事也該讓他們知曉一下。”

    三人于是急急忙忙地奔向二樓左側,敲響了許嚴偉的房門。

    “咚咚咚——”

    “游勇,許嚴偉!你們在嗎?”。周浩扯著大嗓門,邊敲門邊喊著。“出事了!快開門!”

    沒有反應。

    “我們有三個人,我——葉喻,還有周隊和梁大師也在,你們可以放心開門。”葉喻特意補充了一句,只是門內似乎依然沒有動靜。

    “怎么回事?該不會……他們也出事了吧!?”葉喻不由緊張了起來。

    “實在不行就把門撞開。”梁云霄果斷做出了判斷。

    而正當三人準備撞門時,忽然聽到房里響起了窸窸窣窣的聲音,好像是有人起身走了過來。隨著房門的開啟,只見游勇揉著睡眼惺忪的雙眼呆呆地站在門口,似乎被葉喻三人的陣勢嚇到了。

    “出……出什么事了?”

    “你們一直在房里?之前沒聽到樓下的動靜嗎?”。梁云霄問。

    “動靜?沒有啊,我一直睡得很熟。”游勇不明所以,又轉頭對房內的許嚴偉說道。“你之前聽到樓下的聲響了嗎?”。

    “我也沒有……”房里傳來了許嚴偉的聲音。

    幾人走進房間,發現許嚴偉正從床上坐起,床旁邊是一張簡易地鋪,看來是先前游勇睡的地方。

    “你們先前真的完全沒有聽到任何聲響嗎?”。葉喻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我好像中途醒過來一次。”游勇扶著腦袋,似乎還是有點迷糊。“不過貌似很快又睡過去,什么都不記得了,剛才你們敲門我才醒,頭還暈著呢。”

    “我因為之前的襲擊很虛弱,所以一直睡得很死……你們突然過來是發生什么事了嗎?”。許嚴偉白著一張臉,貌似身體狀況還是不太好。

    “陳濤被人殺死了,從陽臺上扔了下來……”

    葉喻將事件的前因后果向許嚴偉和游勇一一道來,兩人震驚得說不出話。

    “他……他為什么要出去呢!如果不出去的話……也不會遇上兇手了……”許嚴偉結結巴巴地嘀咕道,在他看來只要反瑣房門閉門不出,兇手就應該沒有辦法出手。

    “在房里也不一定安全!”游勇的反應則更為夸張,整個人都快陷入癲狂了。“先是江心李雨辰莫名出事,再是錢允能……他尸體還憑空消失了!現在又是陳濤……果然是這樣……這個兇手是鬼!是鄭邱的亡靈!他哪里都進得去!”

    游勇抱著頭大喊道。“預言……對了預言還剩下一個!『碎汝身骨』……這回將應驗到我們誰身上?或者說我們誰都難逃一死?!太可怕了……我不要!!”

    “游勇你冷靜點!現在最好的方法,還是如我之前所說的,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等天亮報警!千萬不要再有人落單了!”葉喻看著周圍僅存的四人,極力建議道。

    周浩張了張嘴,好像想說些什么,然而卻也找不出什么反駁的理由,只好悻悻地閉了嘴。其余人似乎也沒有什么意見,如此默認了下來。

    “不過這里房間太小了,五個人擠不下,最好換個地方。”葉喻掃視了一下四周。

    “去一樓大廳,萬一遇到什么危險,也好第一時間逃離這里。”梁云霄提議。

    “啊?可是……那里還放著陳濤的尸體吧……”許嚴偉不由打了個寒顫。

    “我也不想和尸體處一晚上……”游勇把頭搖地像撥浪鼓。

    “那你們就留在這里好了,要是被人殺了那可不關我們的事。”梁云霄攤手壞笑,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一聽到事關自己的小命,兩人立即不說話了,畢竟和尸體相處一晚總比自己變成尸體好。

    周浩則臉上心事重重,也沒心思再提什么建議,眾人則如此達成了一致,一行人往樓下走去。

    大廳中,狂風依舊透過破碎的玻璃窗在房內肆虐著,周浩等人找了幾塊建材木板將破開的窗口粗略地封了上,別墅里立即安靜了不少。而陳濤的尸首則被搬到遠處的一個角落,并再次用畫像上的黑布將尸體蓋了起來。

    游勇和許嚴偉緊挨著眾人,盡量不去看放置陳濤尸體的角落。雖然害怕,但既然沒有其他辦法,那也只能眼不見為凈了。

    眾人從底樓餐廳搬來椅子,背靠背圍成一圈坐了下來。葉喻掏出手機看了一眼,依舊沒有任何信號。

    “現在是凌晨三點半,只要再熬二三個小時,等到天亮我們就離開這里。”

    經過如此風波的眾人此刻也沒什么心思打瞌睡,一雙雙布滿血絲的眼睛警惕地在四周掃視著,生怕從黑暗中突然又冒出了什么東西襲擊他們。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著,一宿沒睡的葉喻此刻眼皮也不自覺地有些沉重起來。

    “啪啪!”葉喻使勁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好讓自己清醒一點,在這種時候可是萬萬不能睡著的,而與此同時葉喻的肚子又開始不爭氣地抗議了起來。

    “咕嚕嚕——”聲音之響引得周圍幾人不由側目。

    “葉記者你是餓了嗎?”。許嚴偉關切地問道。

    “嗯……是有點……不好意思。”葉喻一下子紅了臉。

    “餐廳桌上還有些吃的,要不我陪你一起去拿吧?”許嚴偉說著便要起身。

    “我陪他去吧,正好我也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06頁 當前第43
目錄   上一頁   ←   43/206   →   下一頁   加入書簽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c蛋蛋28预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