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圖書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_分節閱讀_第90節
小說作者:火紅森林   內容大小:2007.87 KB   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7-01-30 09:39:07   加入書簽
   “「看上去」……像?”葉喻敏銳地捕捉到了筱露話中的引申意味。

    “別打岔,我還沒說完呢。”筱露白了葉喻一眼,后者只好乖乖閉了嘴,繼續洗耳恭聽。

    “一般來說,這種陣型也不算難解,只要順著『天干地支』的組合,踩著‘吉屬性’的方位行進即可,只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個陣,卻被改過了。”

    “改過了?難怪明士璃那組人即便看出了陣型,還是出了事……”楊允一輕聲嘀咕著。

    “沒錯,現在的這個陣,已經不僅僅是簡單的『五行生克陣』了,而是一個巧妙地結合了另一個迷陣的『陣中陣』。”筱露頓了頓,一臉神秘地說道。

    “可是……我先前觀察過平臺地面,地磚上面只有各種生肖圖案,此外圖案的排列也毫無規律可言,你所說的第二個陣型又是在哪里體現出來的呢?”葉喻又忍不住再次發問道。

    “呵呵,這個陣型可不是在地面,而是在……天上。”筱露說著望向遠處平臺上方,伸手指著遠處那片懸吊著的人形沙袋。“你們難道沒有發現,那些『人影』的分布其實大有講究嗎?”。

    葉喻和楊允一順著筱露的指示再次往不遠處的平臺上方望去。先前由于上面的場景實在太詭異,葉喻并沒有仔細觀察,只知道這些人影高高低低,密密麻麻掛了一片。但如今細細看來,這些人形沙袋懸掛的方位似乎并非雜亂無章,而是一簇一簇,錯落有致,似乎有些規律。

    “『巽』……?”楊允一盯著那片人形沙袋的排列,語氣中有些不確定。“該不會……那些是……”

    “看來我們的楊大少爺也不是草包一個嘛~”筱露沖著楊允一微微一笑。“你說對了,這些人影懸掛的高度和其分布的方位,其實展現的正是『八卦陣』中的『卦象』,也就是說,這其實是一座『人形八卦陣』。”

    “『人形八卦陣』……!?”楊允一終于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也就是說,并非所有‘吉屬性’的地磚都是可以踩的,如果沒有按照上方所對應的『人形八卦陣』指引的特定順序和方位來走的話,就會出事!”

    “是的,先前平臺上那個小丫頭應該是恰好踩在了這『人形八卦陣』的‘第一順位’上所以才沒事,而后續那兩個就沒那么走運了……”筱露聳肩笑道。“這個陣說難也不難,只是這第二個陣型很容易被忽略,再加上這種陰森詭異的環境對人心理造成的壓力,沒看出來也在情理之中。此外,如果只在平臺下方或者遠處觀望,根本看不出完整的『卦象』,只有站在這些鐵索橋中段附近才能觀其全貌。”

    原來如此……在通過那么不穩定的橋面時,普通人根本沒有心思留意平臺上方人影的排布,也虧得筱露能如此細心地發現端倪。葉喻想著,心中不由對筱露有些刮目相看。

    “既然已經知道這個迷陣的玄機,那么解起來也不難才是,但你先前所說的‘可能會送命’又是什么情況?”楊允一心中似乎還留有疑問。

    “原本解這個陣是不難,但怪就要怪在趙琦和陳之境那兩個笨蛋將原本的陣型完全破壞了。”筱露說著,看著遠處懸吊著的兩人,無奈地嘆了口氣。“這種『人形八卦陣』布局十分精巧,每個‘人形’放置的方位、數量都經過精密計劃,所以才使得所展現的卦象都維持在‘平衡’狀態……但是!如果稍有改變,哪怕只是多了一個“人”,整個陣的屬性便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趙琦他們……”葉喻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向兩人被吊著的地方望去,果然發現即便趙琦兩人處在邊緣位置,但從外部看依然混在了“人形沙袋”的陣型之中,頓時大感不妙。

    “‘平衡為吉,加一減一皆為兇‘。雖然不敢完全確定,但恐怕多了那兩人的『人形八卦陣』已經不能再是正常的‘八卦陣’了。”筱露望著那片人影,眉目間有些凝重。

    “陣型已經變了,現在平臺上的那個,已經完完全全演變成了……『兇陣』。”

 第一百二十章:最差勁組合

    “『兇陣』!?”

    如此意外的答案讓葉喻不禁感到愕然,甚至有些焦慮,因為如果平臺上的陣型果真已經變得如此兇險的話,那么現在被困在平臺上的明士璃不就……!?

    “放心吧~那丫頭只要待在那塊地磚上不亂動,基本上沒有危險,你現在應該考慮的是自己。”筱露瞥了眼葉喻那副著急的樣子,不屑地輕哼了一聲,似乎完全看破了對方所想。

    “那……既然變成那種陣的話,還有辦法解嗎?”。葉喻依然有些疑慮。

    “對于單獨的陣型,只要不是『死陣』,我都有辦法去解,只不過這次因為『陣中陣』的特殊性,也使得解陣的過程可能會出現諸多變數……”筱露頓了頓,似乎有些擔憂。

    “首先,第一層『五行生克陣』依然存在,我們必須遵照第一層陣型的規則在其框架內行動,也就是說所踩的地磚仍應該是‘吉屬性’。”

    “這我能理解,然后呢?”

    “其次,第二層『人形八卦陣』規定了所踩地轉的位置和順序,而這第二層陣型在原本的設計中能與第一層完美結合,使得解陣者可以在不踩到‘兇屬性’地磚的情況下完成第二層陣型的解陣步伐。但如今隨著原『人形八卦陣』的破壞,這種‘完美結合’已然不復存在,這也將導致我們在解陣時遇到一個最直接的『矛盾』……”

    “『五行生克陣』與『人形八卦陣』的………不同解陣方位!”葉喻恍然大悟。“如果第二層迷陣完全變了解陣套路的話,我們很有可能在解第二層迷陣時觸發到第一層迷陣的機關!”

    “沒錯,如果在解『人形八卦陣』時真的遇上了需要踩‘兇屬性’地磚的情況的話,矛盾就出現了,除非硬著頭皮觸發‘兇屬性’機關,不然就無法解陣,這也是我為什么會稱其為『兇陣』的原因。”筱露正色道。

    “故意觸發機關的風險太大了,姑且不論我們能否躲得過。萬一因此導致上方的『人形八卦陣』再次產生變化,我們可就白忙活了。”楊允一冷靜地分析著。

    “這還不是最壞的情況,最壞的是即便我們冒著風險觸發了‘兇屬性’機關,整個『陣中陣』還是無法解開,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一旦運氣不好真的碰上這種情況,那便是『死陣』,連我也沒辦法了。”筱露攤攤手,一臉無奈。

    解也不成,不解也不成……的確相當棘手。葉喻心中思忖著,著實進退兩難。

    “不過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想要從這出去,也就只有冒險破解『兇陣』這一條路可以走了……筱露,你需要我們怎么做?”楊允一倒沒有過多猶豫,直接對筱露開口詢問著。

    “按照我的指令,和我一起解一步走一步。”筱露開門見山地說道。“這種『人形八卦陣』的變化非常詭譎,只能在身處陣中的情況下邊走邊推演,但也因此具有相當風險,走錯一步,全盤皆輸。”

    “你有幾成把握?”

    “三成。這還是你們能完全配合的情況下。”筱露伸出三個手指。“實不相瞞。既然原來的陣型被破壞,那么接下來會發生什么,連我都沒法完全預料,我能做的也只能是根據目前的實際情況。盡力推演而已。”

    聽聞此言,楊允一不由眉頭微皺,而葉喻也是低頭沉思,兩人考慮著同樣一個問題——

    性命攸關。但這個提案只有三成把握,風險極大,而且……還是出自那個風評惡劣的筱露……究竟該不該信她?

    “呵呵。我明白你們的顧慮。”筱露瞥了眼葉喻兩人,仿佛將兩人心底的想法一覽無余。“說實話,這種陣單憑我一個沒法解,至少要三個人配合才行,但如果你們不想冒這個險,那我也不勉強你們,我就當這次考試提前結束了。”

    筱露輕飄飄地拋下一句話,隨即往邊上的石塊上一坐,靜靜地等待兩人的答案。

    氣氛壓抑得讓人窒息,葉喻和楊允一沉默不語,似乎正做著激烈的思想斗爭。

    時間真的不多了……葉喻再次看了眼手腕上的倒計時。

    算起來現在已是考試開始第二天的午后,持續的疲勞和精神壓力讓葉喻的思緒變得有些麻木,他用力搓了搓臉頰,隨后抬起頭,望向面前的那座“孤島”。

    明士璃又一次蜷縮著身子,安安靜靜地坐在地磚上,把臉埋進了雙膝之中,瘦小的身軀在周圍陰冷詭異的環境下顯得格外單薄與無助。

    “如果我們到那平臺上面解陣的話,那她……會怎么辦?”葉喻看著遠處的明士璃,輕聲問道。

    “她只要待著不動就可以了,我先前觀察過,她那個位置現在已經變成了『陣眼』,反倒是最安全的。”筱露也望著“孤島”,淡淡說道。

    “到時候你也會和我們一起上陣是嗎?”。楊允一不放心地再次確認了一句。

    “當然,我剛才也說過,這個陣只有身處陣中才能進行下一步推演,換句話說,這次的解陣,我和你們的性命是捆綁在一起的,我可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筱露自嘲地笑了笑,視線掃過葉喻和楊允一的臉龐。

    “話說回來,如果可能的話我還真不想和你們組隊,一個獨來獨往的公子哥,一個零經驗的菜鳥,再加上從來沒出過團隊任務的我……簡直是最差勁的組合了。而要以這樣的陣容去賭命去完成一個配合需求度極高的任務……呵呵,如果這次真成了的話,那也倒算得上是‘奇跡’了。”

    “既然如此,不如賭一把如何?”楊允一與葉喻互相對視了一眼,似乎終于下定了決心。

    “那就看看以我們這種『最差勁組合』,究竟能不能創造所謂的‘奇跡’!”——

    “……你說,穆姐讓我們成天盯在這里,到底有什么用意啊……”一個年輕的男聲夾雜著些許倦意,從隱蔽的街角處傳來。

    “噓,小聲點!我們在盯梢好嗎?”。另一個男聲極力壓低了音量,語氣中滿是謹慎。

    一座不起眼的普通獨棟公寓前,兩個身影在不遠處的角落中若隱若現。

    “呼……還好剛才周圍沒人,要是被保安發現我們,那可就全功盡棄了!”一個身著淺色夾克衫的年長男人警惕地探出頭掃視了一圈,隨后迅速縮回墻角。

    “我們在這都連續盯了那么多天了,別說袁玲,連半個女人的影子都沒見到過,情報是不是有問題啊?”另一位一身休閑便服的年輕男人頂著兩只大大的黑眼圈,打著哈欠說道。“再說了,那么大牌的國際明星,會去住那么破的公寓嗎??”

    “你懂什么,這叫‘大隱隱于市’。越是大眾認為不可能的地方,越是安全,那個袁玲躲了狗仔隊那么多年,早就有一套自己的經驗了。”

    “我倒覺得我現在做的事,和狗仔隊也沒什么分別。”年輕男人撇撇嘴,看著門可羅雀的公寓門口,似乎很是無奈。“唉……如果能裝竊聽設備就好了,我們現在這樣守株待兔,費時費人不說,而且還沒什么效果,連狗仔隊都不如。”

    “如果能裝竊聽器,還會輪得到你在這瞎掰掰?”年長男子搖了搖頭。“上次的監聽申請被監管會駁回了,我聽說上頭又重新提了一次,不知道這次的結果如何……”

    “哼,監管會那幫雜碎,平時正事不干,就知道給我們使絆!”年輕男子憤憤不平地說道。“上次從鄭家別墅中得到的手機和‘龍須匙’的調查,也因為他們所謂的‘走流程’而擱置不前。還有平時動不動就要來監察,什么事都要向他們匯報,不就是條走狗嗎?還真把自己當回事……”

    “還不快閉嘴!這種話心里想想就算了,說出來就是落人口舌!”年長男子急忙打斷道。“我們樓局長的處境你也不是不知道,之前好像因為違抗監管會的命令而被警告過,如果因為我們的言論而再讓他們抓住把柄的話,對樓局長就為更不利了。“

    “樓局長上次被監管會警告,好像就是因為那個……H集團陳嚴的事吧?那次他們可是抓了這點大做章呢,有消息說樓局長還差點被停職,多虧了總局長的斡旋才壓了下來。”年輕男人似乎心有余悸。“說起來,那起事件中直接導致樓局長被警告的那個小子,好像還參加了我們局的調查官考試呢,好像是姓……葉?”

    “別再廢話了,專心盯梢……”

    ……

    滋……

    『好好好……我專心盯總行了吧?唉你看,公寓里面好像出來了一個人……不過好像是個男的?……』

    滋滋……

    ……

    年輕的男聲伴著竊聽器的電磁雜音,傳入了不遠處的一間隱蔽地下室內,最終回蕩在一個神秘男人的耳畔。

    “袁玲……鄭家別墅……還有‘龍須匙’……呵呵呵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06頁 當前第90
目錄   上一頁   ←   90/206   →   下一頁   加入書簽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c蛋蛋28预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