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圖書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_分節閱讀_第96節
小說作者:火紅森林   內容大小:2007.87 KB   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7-01-30 09:39:07   加入書簽
侄女的死訊,到時候她到底會如何暴走呢,真想見識下……說起來。監管會的裘立會長還答應了我和陳之境,只要能成功將現在的特別事務調查局一干人等清洗完畢,到時候特別事務調查局分局長位子就有我們的份!!手里有了特權。再加上“那位大人”的支持,到時候便是呼風喚雨,甚至升入中央核心也指日可待!哈哈哈哈……嗯?你想干什么……!?……唔……啊啊啊啊!』

    『滋——咔嚓。』

    錄音隨著趙琦的慘叫,告一段落。

    “呵呵,中央核心要是都是你們這種人,那么這個國家遲早得完呢。”夏考官嘲諷地哼了一聲,收起了電子設備。“不知道那些中央高層聽了你的這些話,會對你們軍情二部和軍紀委做何感想呢?特別是原本應該秉公無私的軍紀委竟然也參合了進去,真不知道陳委員長到時候會怎樣交代呢。”

    夏考官笑著看著臉色發白的陳之境,只見后者瞪著雙目,說不出一句話。

    “假的……你這錄音……是假的!!“趙琦突然發了瘋似的狡辯道。“我沒說過這些話,你們也不可能錄到音……這份東西是你們偽造的!”

    “還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啊……好吧,那我告訴你們一件事。”夏考官說著指了指兩人的考試手環。“你以為你們考試過程中官方是不會監控的嗎?這個手環不但實時記錄著你們的生物信息,還是一套跟蹤監聽裝置,可以將你們的生物信息及所有對話打包記錄下來,同步至加密的特別云端,也就是說每一份手環錄音數據都包含著佩戴者獨一無二的『個人記號』,而剛才這份錄音,可是出自于你的考試手環呢。”

    趙琦聽聞頓時面如死灰。

    “順帶一提,這東西可還是監管會他們造出來的,雖然他們最初造出這東西的目的并不是這個……”夏考官的聲音有些陰沉,似乎是聯想到了一些往事,但隨即又恢復如常。

    “好了,我現在有急事,沒時間和你們磨蹭,你們就先慢慢吊在這里……好好反省吧!”

 第一百二十八章:心底的秘密

    “『有限』監聽?什么意思?”穆姐放下手中的檔,皺著眉看向面前的阿琪。

    “就如那份件中提到的,監管會雖然同意了我們對袁玲的監聽申請,但也做了特別限制。”阿琪嘆了口氣,回答道。

    “因為所謂的‘公眾人物特殊性’,他們要求我們對于袁玲的所有監聽行動要提前上報,獲得二次審批后才可進行,而且整個監聽行動限制在審批通過后的十天內,時間一到便要立即收手。”

    “也就是說即便我們在第十天發現了重要線索,也必須中斷調查,立即撤離?開什么玩笑!”穆姐輕哼一聲,把件往桌上一扔。

    “雖然要求苛刻,但這也是上頭交涉下來的最好結果了,本來對方完全沒有商量余地的……”阿琪也是深感無奈。“您也知道最近高層那邊似乎不太平,他們在得勢之下,對我們的壓制也是越來越肆無忌憚,這次還多虧了樓局長拜托總部那邊斡旋才……哎……”

    “……好吧,我明白……也真是為難樓玥他們了。”穆姐揉了揉眉心,也是相當頭痛的樣子。“話說回來,最近袁玲的動向如何?”

    “還是老樣子。”阿琪搖搖頭。“她近期似乎一直忙于在國內拍戲,基本上都在片場,偶爾回一次市區的隱蔽住所。”

    “她有和什么可疑的人接觸嗎?”。

    “目前來看似乎沒有,但也可能因為跟蹤監控范圍有限有限的緣故……這段時間我們的人一直在她的隱蔽住所附近不間斷值班監察,在片場也安插了人手,不過并沒有什么收獲。袁玲這段時間的作息很規律,安保措施也非常嚴,想要靠近她而不被發現。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這次有了監聽許可,我們可以實時監控其電話往來,如此調查難度應該會降低不少吧?”

    “這可難說……”阿琪攤攤手。“我們調查發現,袁玲自己從來不用手機,任何工作溝通,包括郵件往來。都通過其經紀人安排,其社交帳號也均交由公司打理,完全沒有渠道了解其私人生活,再加上行蹤不定,所以那么多年來都沒被挖到什么緋聞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如果無法在手機上做手腳……那也只有想辦法在她身邊安置監聽設備了,同時還要在她的住所安查隱蔽監控探頭,這些都要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進行。”穆姐看著阿琪,嘴角一勾。“不過,這些對于你們來說。想必是輕車熟路了吧?”

    “那是自然,您就放心交給我吧。”阿琪似乎信心滿滿。

    “很好。”穆姐贊賞地點點頭,視線從件中那個妖媚女人的照片上掃過。“既然被限定只有十天行動時間,那我們就把監控做個徹徹底底,我就不信這個女人不會露出狐貍尾巴!”

    “明白!監聽情況報告我已經擬好,只要監管會那邊一批準,我們就可以立即行動。另外……”阿琪看了看穆姐,突然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

    “那個……樓局長他……沒事吧?”阿琪觀察者穆姐的表情。小心翼翼地說道。“調查官考試那邊好像……出了點事?我聽說葉喻那小子他……”

    穆姐揚揚手打斷了阿琪的問詢,臉色一下子變得有些陰沉。

    “你們不要在內部瞎評論。更不要在你們樓局長面前隨意提起,聽到了嗎?”。穆姐言簡意賅,似乎不打算多說什么。

    “這件事,我想……他會處理好的。”——

    意識從混沌中漸漸蘇醒,卻如一縷游絲一般飄忽不定。

    葉喻下意識地想睜開眼睛,但沒有任何身體感知。他甚至感覺自己像是只有一絲殘留的魂魄,被一股濃重的黑暗禁錮著,難以掙脫分毫。

    我是……死了嗎?

    一個模糊的念頭出現在腦海,卻激不起他心中的任何惶恐,葉喻的神經像是仍未啟動的機器那般木訥;而先前的記憶也仿佛蒙上了一層面紗。依舊混沌不堪。

    也罷,就這樣……也挺舒服……

    倦意涌了上來,讓葉喻逐漸放棄了思考。意識的火苗忽閃著,慢慢被黑暗包裹,變得越來越暗,而就在這時,葉喻“聽見”耳邊似乎隱約傳來了一個稚嫩的聲音。

    『……謝哥哥,我……會不會死……?』

    ……誰在說話?

    黑暗中,一個光點漸漸擴大,伴隨著一句飄渺,而又斷斷續續的話語。

    葉喻努力地集中精神,在隱約的光線中,他“看”到了一位有點眼熟的瘦弱男孩身影。

    ……你是誰……?

    昏黃而又微弱的光線將眼前的場景蒙上了一層老照片似的古舊感,雖然無法看清男孩的具體模樣,但不知怎么的,葉喻心中卻有種莫名的熟悉感,似乎在某一時空中自己曾見過對方,而且……還不止一次。

    『瞎說什么話!你一定會沒事的!哥哥我幫你找的可是全國最厲害的大夫,所以你別多想……』

    一個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也隨之出現在了男孩身邊,雖然背對著葉喻,看不清他的正臉,但一聽聲音,葉喻便立即激起了心中的某塊記憶。

    啊……我想起來了,是那個『夢』……

    一小塊久遠的記憶片段漸漸從黑暗中浮了出來,葉喻記起自己當初在經歷了“噬”組織的『虛擬現實』劫難后,曾在昏迷期間做過一個夢,而夢中的情節便是這位小男孩和青年男子的對話。

    這次又是他們嗎?話說……我為什么會記得那么清楚?

    疑惑從心中一閃而過,但葉喻似乎早已習慣這些奇怪的夢境,便不再多想,靜靜地“看”著面前發生的一切。

    『唔……可是我……真的好難受……』只見男孩捂著腹部,蜷縮在床,看上去似乎非常痛苦。

    『稍稍再忍一下,報告馬上就出來了,知道病因我們才能對癥下藥呀~』青年男子心疼地撫摸著男孩的頭,溫柔地說道。『別怕,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不會拋下你的……』

    『咚咚……』

    敲門聲從一旁響起,貌似有什么人對青年男子說了句什么,后者立即站起身,對男孩關照道:『報告出來了,我去聽聽大夫怎么說,稍等我一會哦。』

    男孩點了點頭,青年男子便離開了視線范圍。

    這孩子……是誰?

    葉喻看著蜷縮在不遠處的男孩,向前“走”了兩步,想看清男孩的臉,卻發現始終無法靠近,那片光線區域像是故意與他保持著距離,只能原地繼續觀望。

    不一會兒,青年男子再次出現。

    『報告……怎么樣?』男孩的聲音有點忐忑。

    『……嗯……那個……沒什么大礙啦,別擔心。』男子故作輕松地笑了笑,伸手往男孩頭上輕輕揉了一把。『只是身體里面被放了一樣不好的東西,只要做個手術取出來就行啦~』

    『騙人……』

    一句低低的輕語從男孩嘴里響起,葉喻忽然察覺到,男孩的樣子似乎有點不對勁。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男孩似乎長大了一些,衣裝也開始自動發生改變;而與此同時,葉喻發現面前那有如老照片似的場景和那青年男子的身影,似乎也像是受了什么干擾似的,漸漸褪去了色彩,并詭異地波動了起來,而唯一不受影響的,就是那位瘦弱的男孩。

    『這東西一旦被拿走,我也將會沒命……』

    男孩掙扎地從床上爬了起來,但卻沒有看向青年男子,而是抬起頭直直地看向置身“場外”的葉喻。

    如此奇異的發展著實讓葉喻有些驚訝,同時他還敏感地發現男孩的氣場變了,話語中少了些稚氣,卻多了許多與年齡不符的老成。

    『這東西和我的身體已經無法分離,也就是說,我只有兩個選擇,痛苦地活著,或者……死。』

    那位男孩……或者說那位少年,如此淡然地說著,下了床,慢慢走向葉喻。

    模糊的面容漸漸清晰,原本身上的服裝也在其走來的過程中完成了脫變,葉喻驚恐地看著面前的少年,渾身像被定格住了似的無法挪動半分。

    你……你是……!!

    漆黑的瞳孔,素色的長衫,以及那與樓玥極其相似的面容……眼前那位變化后的男孩,赫然便是那個曾在夢中數次出現的白衣少年!

    『在我身體里被放入‘那個東西’的那刻,我的命運便已注定。』少年說著,漆黑的瞳孔伸出隱約出現了一抹赤紅。『‘吞噬’已經開始,我所剩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所以……在那之前……』

    少年越走越近,眼中的赤紅也愈加明顯,同時一條條血色紋路再一次纏繞上少年那單薄的身體,使得其顯得有些猙獰,葉喻下意識地想退后,卻發現根本邁不開腳步。

    你是誰?你到底想干什么!?

    葉喻沖著少年“大喊”著,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異變后的少年緩緩探出了手,往自己的眉心伸去。而就在少年那冰涼的指尖觸碰到自己皮膚的那一刻,葉喻猛地感到自己如游絲般散落各處的意識,似乎正在從黑暗中一條一條地被抽離出來,慢慢地朝自己胸口聚攏。

    『我需要你的幫助。』少年冷冷地說著,隨著葉喻意識的明晰,白衣少年的身軀開始逐漸渙散。

    『所以……你還不能死!』

    PS:公司年會,很晚才回來……又是凌晨更新了……

    睡覺去……

 第一百二十九章:兩難境地

    神識漸漸清醒,一縷縷白光毫無征兆地忽然穿透進葉喻眼前的這片黑暗世界,并開始將其層層割裂。

    這……這是……!?

    葉喻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便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吸力,拽著他直直往下墜落,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位白衣少年與這黑暗世界一起,支離破碎,分崩離析……

    ……

    “……看!他醒過來了!”耳邊似有隱約的呼喊聲。

    唔……痛……

    身體逐漸有了實感,伴隨著身體各處陣陣襲來的疼痛。葉喻不由皺起眉,眼皮卻像灌了鉛似的依然睜不開。

    “……血壓穩定,指標正常……看來是脫離危險了……”另一個聲音從葉喻耳邊響起,看來自己身邊似乎不止一個人。

    “嚇死我了,剛才還以為他不行了……”

    “快,快去通知樓局長!”

    樓局長……是指樓玥嗎?

    葉喻迷糊地想著,在一股莫名的安心感中,又一次陷入了沉眠。

    ……

    當葉喻再次蘇醒時,已經不知昏睡了多久。

    “唔……”

    隱約的光芒透過眼皮刺激著葉喻的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06頁 當前第96
目錄   上一頁   ←   96/206   →   下一頁   加入書簽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兇罪迷城:血鑰偵緝檔案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c蛋蛋28预测平台